蜂鸟网首页 > 影像频道 > 影史 > 大师或亲临平遥 约瑟夫·寇德卡其人其事

大师或亲临平遥 约瑟夫·寇德卡其人其事

CBSi中国·蜂鸟网 作者:网络 [转载] 2012-09-12 06:23:00暂无评论

    “不管什么人,如果他像我这样努力,一定能达到我的水准。”

                                                    —— 约瑟夫·寇德卡

    约瑟夫·寇德卡:对我来说,最美的事就是醒来、出门、到处看。什么都看,不要有人来告诉我:“你要看这个、看那个。”什么都看,然后找出我感兴趣的。因为开始时,我不知道有什么会引起我的兴趣,有时我甚至会拍些别人觉得很无聊的东西,但我可以拍出名堂来。布列松说,他在会见一个人或去一个国家之前,要有所准备,我却不必,我喜欢相机行事。以后,也许我会每年都去这个地方,连续十年,最后总会了解的。

  法兰克·霍瓦:你是用不同的方式准备,我想在你遇到一个你感兴趣的题材时,你的照片已是成竹在胸。

  寇:什么是“我的照片”?

  霍:你的照片常常是认的出来的,因此它们之间一定有相类似之处,也许是人物与人物之间的空隙和这空隙的张力。


大师或亲临平遥 约瑟夫·寇德卡其人其事

  寇:这我倒不知道。对不起,我打断你的话了。

  霍:我又没有好好用我的眼睛?我怕我没有好好的利用我的时间。

  寇:这正是我问的意思,是时间的问题,不光是眼睛。

  霍:你看,我认得你还不到一小时,我看过你一些作品,我对你的认识止于从别人处听来的一些零零碎碎的事。可是如果我要用一个画面来表现我对你的印象,我会说:“这个人是带着睡袋过日子的。”这是另一种利用时间的方式,比我的方式有效率得多。我倒不是对自己的生活不满,只是我常做一些我自己不感兴趣或不喜欢的事,我常勉强自己去迁就别人的想法。如果能重过这一生的某些时刻,我会选择在纽约或印度的街上,为自己拍照的那些片刻,或者是在摄影棚里拍人像的时刻。

  寇:我很幸运,一直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从不曾为别人工作,这也许是个愚蠢的原则,但不能被人收买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我拒绝别人的订单,即使是我自己原就有意进行的计划。对出书我的感觉也类似,当我拍的第一本吉普赛人摄影集出版时,我想到什么人都能买这本书,不能再选择看照片的人,这让我很不自在。

  霍:你的文字、音乐、美术方面,受到什么影响?

大师或亲临平遥 约瑟夫·寇德卡其人其事

  寇:有些我很喜欢的事,却无法做。像音乐,我会弹奏,也希望能更常听音乐,但目前却无此可能,既没时间也没地方。小时候我很喜欢看书,进学校之后,看得少些。但自从离开捷克之后,几乎不看书了。还是同样的原因:没有一个自己的地方。旅行时,我根本不知道晚上会睡在哪里,只有在放睡袋时才考虑这个问题。这是我给自己定下的规矩,我要自己能在任何地方入睡,因为睡眠很重要。夏天我常露天而眠,光线暗了我就停工,天一亮,再开始。有一天,我会改变生活方式,那是我会再看书。我并不觉得这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牺牲,如果换一种方式,才是牺牲。至于其他艺术的影响,我也不知道。

  霍:在这世界上,什么是你认为重要的?

  寇:这种大问题,我很难回答。我不相信语言,在我出生的地方,语言是毫无价值的。我习惯不去理会别人讲什么,或是应该说,我听别人讲话时,注重他讲话的神情多于讲话的内容。

  霍:你最重视什么?你的照片在你死后能不能流传下去对你重不重要?

  寇:我从不觉得照片出版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能拍。有一段时间很穷,我想象若有人来对我说:“这里有钱,你拿去拍照,但照片不能给别人看。”我会欣然接受,但如果有人对我说:“这钱给你拍照,但你死后,照片必须毁去。”我一定拒绝,你懂吗?

  霍:重要的是照片要留着。

  寇:当然,不是为了出版或出名。被人认出来是件麻烦事,我不喜欢变成别人注意的焦点。我常去英国北部的一个贩马市场,那里的人我都认得,他们每见到我,总问:“你的书什么时候出版啊?我恐怕这辈子都等不到喽。”可不是,有几个已经过世了。但是我还是可以把父亲的照片给他儿子看,给老先生看他年轻时的照片。最重要的是,工作的成绩在,另一方面,我并不是一个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的人。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3页)

上一篇教师节 我拿什么献给我敬爱的老师们?

下一篇首届平遥老照片及照相物件交易会公告

本文导航 
查看更多>>网友摄影作品
视觉焦点
热点推荐
更多>> 论坛精华
全站精华

热点链接

蜂鸟问答 | 最新更新 | 摄影入门教程 | 春运图片 | 摄影书籍推荐 | 单反入门 | 单反摄影技巧 | 摄影入门知识 | 学习摄影 | 摄影技巧学习 | 摄影后期处理

蜂鸟简介|法律声明|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信息|版权声明|法律投诉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