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资讯 > 李楠: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

李楠: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

0 2013-08-28 05:13:00 蜂鸟网 作者:翟红刚 责编: [专稿]
本页查看全文

   《影响——中国当代摄影精神交往录》,一本近年来不多见的叫好又叫座的摄影理论书。在该书第二次印刷出版之际,记者翟红刚与作者李楠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关于这本书、这本书中的摄影师和书外的摄影界。

  记者:《影响》自出版以后,社会反响不错。出版才三个月就第二次印刷,一本摄影理论书籍如此畅销,实属不多见。你对自己的第一本摄影书,有什么期许?

  李楠:我自己的想法,是不想写一本仅仅提供话题和故事的书。我希望呈现出来的是在时间沉淀中得出的观点和思想,而且这些观点和思想有从个体意义转变为公共意义的价值与可能。否则,把这个摄影家写得再怎么传奇,再怎么了不得,那也仅仅是他个人的经验与经历,对别的摄影师,或对别的人,有什么可以触动与借鉴之处呢?所以,这里出现的摄影家,都在谈他们的问题,他们的困惑,他们为之付出的痛苦求索过程,甚至反复徘徊的怀疑和迷茫。正是这些困惑与痛苦,获得了很多人的共鸣。这些一步步在实践中推进的思索,反而是最有意义的。

李楠: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
(2001)爱情——那把伞永不坠落永不飞升

  记者:你在书中访谈了21位摄影师,这些摄影师的拍摄风格和社会知名度差异很大,你是如何选择这些摄影师的?

  李楠:其实我在后记里谈到了这个问题。我选择摄影师,不是看资历,也不是看名气,比如他现在红不红这些外在的标准。而是看他是否经历过时间的考验,他的艺术生命是否经历过高峰低谷的错落与回旋。同时,这些摄影师可以作为某种类型摄影师的代表。比如张新民,以影像对农民工进城这一内涵丰富的问题做了系统性的社会学观察——可以作为纪实摄影的一个范本;再比如区志航,以一己之力、以符号化的“俯卧撑”实现对社会公共事件的对接和干预——他就是网络时代、公民社会里产生的非常具备当代性的艺术家;再比如马良,开始他的造梦时,无人理睬,完全靠自己的坚持和大众的支持最终获得了艺术和市场的认可。他曾被认为是一个新锐,但他在前年拒绝了某个新锐评选的邀请,理由是:如果我还是新锐,那么现在那些披坚执锐奋勇前行的摄影师们又算什么呢?——他可以作为观念摄影家的代表。再比如宁舟浩,他是一个税务干部,工作和摄影毫不搭界,摄影师只能是他的精神身份——他就可以作为这一类摄影师的典型个案。最终这些摄影师合起来是一个群像,能大致呈现目前中国摄影生态的一些面貌。

李楠:没有问题的摄影师,不是好摄影师
《60岁的舞蹈家重返舞台》:陈爱莲祈祷演出成功。王瑶摄 

  记者:经常看你的摄影评论和随笔,获益良多。作为摄影评论家,请谈谈你的写作风格?

  李楠:我是什么风格,可能还是由别人来评说比较合适哈。不过我听到的比较多一个说法是,我的人和我的文章反差比较大——文章很理性,很冷静,甚至很犀利,像男人写的,而且还是老男人写的!人嘛,尚与性别相符。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为文之道。有人说很喜欢我的文章,也有人说看不懂。呵呵,我希望我的文字给读者提供一个有质感的阅读体验,也希望它能更多地指向公共空间。假如读者在读了我的文章后,不觉得浪费了时间和金钱,还有一点点收获,于我,就是很大的满足了。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