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视觉盛宴 > 正文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0 2014-04-30 15:08:22   蜂鸟网   作者:中国摄影报   责编: [专稿]

    “寻居游离遍天涯,不知何处可为家?南到花城观花市,北向冰城览物化;东邻渤海寻仙迹,西从雪域赏拉萨。归来路过海南岛,石梅湾畔洗尘沙。石梅山庄一小住,惊叹富地好安家。” 86岁的王如柏由衷地写下这首诗,抒发 “候鸟”生活的惬意与悠闲:近几年,每逢冬季,王如柏一家便从贵州省六盘水市的老家,到海南省万宁市的石梅山庄居所过冬。

    实际上,最近几年,像王如柏这样的“候鸟”越来越多。在他们的心目中,海南不仅是避寒圣地,更是没有雾霾和环境污染的“净土”。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国人,争相“飞”入海南,而“世界长寿之乡”万宁,更是备受青睐。据了解,今冬,占地5000亩的石梅山庄,吸引“候鸟”高达6000多人。而万宁市的“候鸟”约两万余。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候鸟”们大多来自北方,以北京最多,其次为东北三省、四川、河南、浙江、山西、山东、贵州等地。 超过80%的人,年龄在60岁以上。尽管“候鸟”们年龄不同,职业不同,身份不同,兴趣不同,经济状况不同,但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却是相同的——追求生存质量,更好地“养生”。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来自北京、今年92岁的史黎明老太太,是整个山庄年龄最大的老人。在今年的元旦晚会上,她用俄语演唱俄罗斯民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技惊四座。史黎明年轻时曾跟随前苏联芭蕾舞专家学过芭蕾,做过芭蕾演员和教员,上世纪五十年代,她还应邀参加过中央政府举行的酒会,当过中央领导的舞伴。每天,她都坚持推着轮椅在山庄花园散步3个多小时。而她最感惬意的,便是在阳台上或树荫下安静地读俄文书,娴静而优雅。熟悉她的“候鸟”们,每每遇上,都以羡慕的眼神望着她。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而来自承德市、今年79岁的柴美德,是个出了名的“热心人”。柴老太太每周3次,带领由20多位“候鸟”组成的老年模特队排练。模特队里唯一一个“男模”走步总顺拐,柴老太太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为他示范。山庄负责文化活动的刘卫东部长说:“柴阿姨心态非常好,她时常帮我出谋划策——老年模特队就是在她的建议和参与下成立的。”柴老太太介绍自己:爱好广泛,文艺、体育样样都喜欢;曾经和朋友共同组建过承德市老年艺术团,并参加过国家级比赛。2007年,在杭州举行的全国老特运动田径赛中,获得过5000米竞走和200米短跑两个项目的奖项。柴老太太说:“这里的老人都打拼了一辈子,现在衣食无忧了,就应该尽情享受生活。但总呆在家里不好,身心容易僵化,我弄点事儿,与大家一起乐呵乐呵,不为别的,咱就为多活几年!”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来自东北的“红姐”,自2011年以来,每年冬春季,都往返于东北和石梅山庄。她喜欢文艺,拍过微电影,在山庄举行的春节晚会上,既是主持人,又是舞蹈演员,很快乐。来自四川的沈建军夫妇,在家门前开出一小片地,扎上一片架子,学着种些黄瓜、西红柿之类的小菜。生活在城市里的他俩,对种菜不在行,黄瓜长得又少又小。但种菜给他们的生活增加了不少情趣。而来自成都的贾晶喜欢钓鱼,几乎每天都要去山庄周围的河边垂钓,一坐就是一天,钓着钓不着鱼,倒不在意,在意的是那份清静。他做的最拿手的菜就是罗非鱼,还常琢磨有多少种鱼的做法。来自山西长治的王女士,性格开朗,被大家称为“公主”,她与丈夫老牛经常琢磨着怎么玩得更有意思——“我们来这干嘛?不就是来放松心情的吗?调整好心态,再去赚钱。”“公主”如是说……在这里,“候鸟”们的小日子过得都一样——慵懒、自在,最大限度地享受着有质量的生活,这也是他们生活的信念。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这群“候鸟”里,也不乏各领域的专家。有不少研究古诗词、书法、绘画的老专家,深居简出地在山庄里继续他们的研究。来自台州、今年75岁的徐妙庆老人,喜欢收集树根,家里堆积着一百多件造型奇异的树根。他老伴说,“他几乎每天都跑出去找树根,现在他玩这些东西已经成瘾啦。”行家看他淘来的东西,不少很有价值,劝他到市场上出售。徐妙庆说:“钱不重要,开心才重要。”他的树根,若有人喜欢,他就当礼物相送。许多“候鸟”在这里找到了新的人生乐趣,感觉比以前更有精神寄托。

【万岁万宁】吴正中作品及点评:候鸟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飞到这美丽温暖的天涯海角,寻找人生另一个舒适的家园。

吴正中
1954年生于山东青岛,曾做过工,当过兵,任《青岛科技报》、《山东画报》、《半岛都市报》摄影记者、主任,现就职于《青岛财经日报》。

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致力于拍摄青岛,作品曾获中国日本联办的《劳动与生活》摄影展金奖、中国新闻奖、首届徐肖冰杯摄影大展记录类大奖等多个奖项;多幅作品被广东美术馆及国内外个人永久收藏;出版著作《时代影像》、《青岛表情》、《家在青岛》。

情人的目光

袁东平 /

    在画报社工作了20多年的我接触过太多的报道摄影和做报道摄影的人,但像吴正中这样拍摄石梅山庄的“候鸟”,似乎还是第一次见。

     开始他是早出晚归,后来可能是他的精神感动了“上帝”,山庄的物业竟然给了他一把样板房的钥匙,这样他就可以住在山庄而不用早晚跑路了。中午他在山庄工作人员的食堂吃一顿自助餐,但早晚就只能吃泡面了,好在山庄里还有一个小卖部。

     做过报道摄影的人应该知道,在小区内拍一些人们活动的照片并不是很难,但要登堂入室,进入到人们的家中去拍摄,却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尤其是在目前的社会风气下,人与人之间是很难得到信任的。

     但我们看吴正中的照片,你感觉似乎每一个家庭都在向他敞开着大门,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他就像是一个影子,无时不在,又隐身在空气中。我们知道在这些人对面一定有一个按快门的人,但那些人却可以忽视他的存在——无论男女老少。以至于当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些照片时,几乎都会在心底里赞一句:“这家伙,神了!”

     也许是年龄或是性格的关系,吴正中拍起照片来极有耐心。我们看到的这批照片中,凡是特别好的,几乎都不是一次拍成的,有些要去好几次,甚至要等上几天。我不知道在几十天的时间里吴正中到底拍了多少照片,但我猜测不会是一个很大的量,因为我曾经陪着他在小区转了一天。感觉他就是一个有经验的猎手,不动声色,关键的时候就“啪”的一枪。

     不过在我看他的照片时又觉得这样形容他的摄影有些不妥,在他的那些像影子一样拍到的照片中,我看不到镜头的侵略性,甚至看不到他和被摄对象的交流。但我又在每一张照片中都看到了一种若隐若现的东西,这种东西笼罩着房间,笼罩着花草树木,笼罩着每一个人。

     像什么呢?

     情人的目光?

24小时热文

分享到朋友圈

0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