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影像频道 > 书屋 电影 >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0 2015-11-06 05:58:00 蜂鸟网   作者:理想国   责编: [专稿]

  本书是摄影家严明继畅销书《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之后,最新图文作品集。是一本难得一见的诚意之作。

  全书百余幅作品全部为黑白胶片拍摄,包括摄影家大量近年来从未发布过的作品,所有图片皆为诚意之作,诚意之选。全书每一张图片,都经过摄影家严明本人的亲自挑选;每一个页面印刷的深浅明暗,都是作者亲自在印厂的机器旁过目确认的。本书采用精良的印制,全体人员倾注了大量心血。内文用纸采用印画册最好的纸张美感极致,印刷采用专黑+专灰+过油的工艺,诚意定价,是一本性价比极高的图文书。本书文字一如《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透着这世上少见的真诚,摄影与人生,诸多经验和感喟,与你静静分享。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关于这本《大国志》,他说:我们的历史文化和生存环境,是我的作品关注的核心。

  经济发展的热潮背后,传统的人文环境早已显现了孤寂、落寞的状态,并且越来越不能被人们在意和重视。实利主义碾压过的地方,寸草难生。这些“中式”景象的遗存,显示了我们文化基因的流逝,而那曾是我们生存的精神依据。
过去已经远去,未来还看不清晰。

  一个原先富有人文环境资源的大国,或许在未来会变成了失去精神根基的小国。黑白寒暑之间,我真的动用了灵魂;天真地用诗意去敌抗实用,却付出了最高的成本。一直坚信自己搜寻到了爱它的证据,视为珍宝。编织起来之后,却发现它更像是一首挽歌。

  有此执念,不虚此行。因为,再没有比爱更远的去处。在这个变与不变的故事中,我想传递一种安慰,给也在流逝的你。
 
  作者介绍

  严明,中国著名摄影师。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法国“才华摄影基金”奖得主。70后,安徽定远人。大学学的是中文,毕业后曾做过中学老师、摇滚乐手、杂志编辑、唱片公司企宣、报社记者。2010年辞去公职,现为自由摄影师,生活在广州。摄影代表作品为《大国志》系列,作品由多家艺术机构及国内外收藏家收藏。2014年出版随笔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内容简介

  本书是摄影家严明继《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之后的第二部随笔;同时,这又是一本制作极为精美的摄影作品集。全书以数万字的诚挚文字,追溯了作者从事摄影艺术的源头,追溯了童年记忆,点明了摄影的关键和要义,同时对大国上下古典浪漫的消逝和文明的流失发出无限感慨。在书中,他不但交代来路,并且很愿意将寻路问道所得到的,展示给在这条路上孜孜以求的年轻人。书中,严明提出了“决定性气氛”的摄影理念,引申了布列松“决定性瞬间”概念,把摄影的要义和理论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作者说:

  “《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里,我讲了不少路上的事情和想法,但这一本,我更多地讲了我的童年。昔日龌龊也并未让我感觉寒碜羞涩,因为那是源头。它让我成了怎么样的人,它教给我为什么事心动、关切并且执拗,也导致我为什么人而在意、心软和舍不得。而后这些东西都会跑到我的画面上去,越聚越多,成为我精神的后路,成为我的大国。”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虽然总是跌跌撞撞,尽管常常后知后觉,但我还没有停止过寻路和问道。我也愿意回答所有人关于路的探问,方言加手势,这些文字就是我最初的方言,这些图画就是我一直舞动的手势。因为,我的路是因为他人才得以知晓,是路上的一切给了我完整的磊落。”

  那些评价

  “他是一位诚实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在当下大众消费文化和商业主义盛行的时代,大多数艺术作品隔靴搔痒,避重就轻,哗众取宠。而严明则心怀悲悯,直面苍生,苦行僧般探寻并记录着这个时代的真实,念念在定。”
                                             ——汪涵
 
  “看严明的照片最主要的是他的诗意,他的每张照片都传递着这样的诗意。事实上不是他捕捉到这些诗意,是他创造了这些诗意。事实上没有严明的情怀、学养,美术训练、视觉训练,以及活生生的情感运动,任何景物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你都是熟视无睹的。所以它不是记录,不是捕捉,而是深刻的创造。我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在一个庙宇里面,没有头的塑像,双手拱抱,一个失去的礼仪,千言万语,愁绪非常多,但是涵盖了很多信息。如果你心无诗意,可能就从他面前走过了,你的取景、构图、色彩、光线,所有东西不会产生这样的共鸣。”
                                            ——贾樟柯

 “他是我有了钱会把他照片买光的人,他是我想成为却最终没有成为的人。他嘴笨,但磕磕绊绊出来的全是诗。”
                                            ——纳兰性急

  他的作品充满诗性,以独立的个性方式融入纪实摄影的空间,拓宽了人文纪实的影像领域。他拍摄的场景好像某一天我们都曾经看到过,但是却是容易被忽略掉的,这种带着观念性的纪实文本,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冷静的观察。他是摄影师严明。
                                        ——Thinkplus2012推荐语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那些金句

  《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一书,就有很多动人的句子广为流传,感人至深:

●这是个机缘,如果可以,我愿意心怀惴惴地说出来。无意告诉别人我走过了多少路,倒是可以让人知晓我在每一个路口的徘徊,哪怕是让人看看这个不擅闪躲的人身上留下的所有车辙。
●我的码头是走累时的一碗面、一钵粥,是远处的夕阳和经过近前的一张陌生和亲切的面孔。我要走更多的路途,或许码头是一片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昏暗水域,我可能注定一生泅游。
●在我看来,多大的主题也莫大于时间的主题;一切悲怆的故事,莫不是时间的故事;最浩大的成本,莫过于时间成本。
●我们喘着气,为的是那些让我们喘不过气的时刻。
●谁先动心谁先死。在动了感情之前,不必先动心机。心机是会被看出来的,那叫心机之作。
●生存的全部秘密就在于无所畏惧。
●午夜时分的街边,买天让问:“严明,你觉得自己最重要、最特别之处是什么?”我喝了口啤酒,抬起头,很认真地告诉他:“是我脑子里没有屎。
●身体和生命,构成了人生的全部迷局,我们要有足够的耐性用身体穿过生命,并且保持发型不乱。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是一盏微弱的灯,都是流浪着的、时间的孩子。
●我怜惜着那些活着不易的人们、那些存在不易的物们,陪伴着这个时代的所有不堪与失态。真的不想只当我们是去送葬,真的不想让后来人只能在我们的影像中游园惊梦。都说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而这就是我们的时代。与它相遇,不是缘分,是我们的命。我决定认命。因为,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这本新书中,金句依旧:

【关于摄影】

●一个摄影师,是常年处于无数情感的因缘际会中的,可以在每一次的拍照的时候感受到缘分。它如闪电流星,有猎获,也有失落,更有不舍。花满枝丫的时刻那么短暂,随后就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缘起缘灭,会在身体里形成潮汐,让你变得敏感,也变得达观。美的时机本来就不必过多,多了就不叫机缘,泛滥的图像就不叫作品。
●最好的花朵只为真心绽放。
●我认为“决定性的气氛”对一张照片来说要更高级,更至关重要,它是“恰如其氛”。是气氛将表达从“看”送至“感”的层面,将“难得”变成“难忘”。
●终于发现,好的照片在信息要素之外,还有一种整体的情绪,它是味道和腔调。
●我并不是说画面内容和瞬间情节不重要,而是 “内容”在场之外,还要有气场。
●让客观带了“感”,就是气氛营造的代入感,超越了瞬间,超越了物之边界,超凡入圣。
●艺术是要表达、传情的,技术只是一厢情愿,只有通情才会达理。
●“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罗伯特· 卡帕指导报道摄影的一句话让几代摄影师一直崇奉。我却习惯离得远,发现好情境时的反应却是“抓起相机就往回跑”。
●胸中有了整体,减法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简单最美,大道至简。
●摄影师看到了什么,取决于内心有什么与之呼应。这种呼应是眼和心的双重激荡,是个瞬间“带感”的过程。
●一张看似“精确打击”的图片,背后往往有一个“模糊控制”的秘密。
●真诚高于技巧,在真生活里掏出心肺。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关于人生】

●有句话说得好,“从来就没有不需要抵抗重力的飞翔”,这是自由的代价。
●人生大抵是这样的:有任性也有节制,有奔跑也有静守;可以领略那么多人世风景,能慢慢明白一些道理。无所适从中寻求片刻安顿,念念不忘才能有一点回响。这便是生命,是生命让我们忙不迭。
●值钱还是值得?永远是个问题。
●苦难是财富,可财富什么都不是。
●在认真的朋友眼里,所有的用力过猛都不算失态。
●人生像个接力,上一辈人的责任似乎只是让我们活下来,我们得跑下去,尽力跑好。跑着跑着,这辈子就过去了,时间真的不够用。真希望能有来生,凭借曾用力深深划下的痕,准确及时地找到曾经的自己。能跟他接力,仍旧使劲地活一次。直接告诉他这人世虚实和意义的真假,告诉他不要害怕,不要徘徊。再忍一忍,不要放弃……
●人生一执念,是自己许与自己的旅行。
●有些事我们愿意去做,是觉得它可贵,它有不为时间扭转的魅力。就像摄影,它教给我们真诚和专注,让我们每一次按动快门都练习果断和勇敢,记下对这个世界的爱与叹息。
●动人的都是有缺陷的。
●行走无关路程,是路途;拍摄不是运气,是因果。
所有的去处,都跟来路有关。
●虽然总是跌跌撞撞,尽管常常后知后觉,但我还没有停止过寻路和问道。我也愿意回答所有人关于路的探问,方言加
手势,这些文字就是我最初的方言,这些图画就是我一直舞动的手势。
●真的可以更纯粹,一如父辈赤贫的过去,如我儿时赤条条的奔跑。我不会再怕回忆,只怕记忆不够清晰。终于明白,父亲摊开被褥坦然出示的那几个山芋,与我一样,都是那片土地所出。那里是我们清晰的来路,是父亲可以告诉我的最后的底牌。
 

 “理想国”出品:严明摄影随笔《大国志》

【关于文明】
 
●诗意的浪漫早先是一种普遍的存在,那是我们从小到大长久的精神食材,里面有我们的出处,也有我们清楚的来路。它可能粗糙、天真、原始,却存在得真切、挺拔,它轮廓分明、生机勃勃,众生曾为之颠倒,在它的怀里接近或达到过自由。整个社会已扑向方便、快捷,并顺手关上了记忆的门。
●我们丧失了来路的泥土,脚下水泥坚硬。
●长大、发展和迁徙,其实都是在离开。只是我还想回溯寻找,直找到这旧园子和老书屋门前。那是天真的梦开始的地方,从那里得到过一个好的标准。好奇、向往,还有善良,那是我们出发时的样子。带着最好的语言,去与世界攀谈。判断是非的智识和天真纯良好像从那时就建立了,仿佛并不需要等到长大。如今的我,摸爬滚打过了青春,现在仍在生活中开心地吃着些苦头。只是一路当真,忆念不忘,还算有那颗曾经的少年心。
三味书屋门前执着诵读的傻样就是明证。
●浪漫主义永远是个出走的浪子。腹热肠荒地回去找秋水天长,到头来发现,走失的,竟是主人。
●文明在趋同,让我们误以为文化也无所谓存异,任其湮灭,任其快速成为前世。那许多引燃我们浪漫情怀的柴草,都随当年的炊烟走了,随后星光黯淡。我也曾经以为,只要我愿意选择某种生活方式,是可以回去寻找它们的。而事实是,过往不再,回不去了,我们已经快没有了那精神的后路。
●这如同有一个壳把柔软敏感的身体包裹起来, 身体便不再能感觉出波澜的冲刷。可是, 没有如此苦痛, 也就不会再产生珍珠。没有坚持到最后的摇滚歌手,都是流行歌手。对于艺术家来说,这是很悲情的故事,也是事故。
●所谓“才”,并非是像账户的钱、电池里的电那样被慢慢用掉的东西,它是在川流不息的生活砥砺中不断生成的,真正的“才”是持续感动的能力,是一直拥有唱给人类情歌的能力。
●我们的文化向来要求花好月也圆,是一种圆满文化,比较不能接受遗憾的艺术。
●艺术是在做什么?是花时间去创造时间不能对抗的东西,是花钱去做钱买不来的东西。所以,这是一场“钱”缺席的置换,我们觉得值得,我们在心中。
●有朋友问我,有没有什么非常遗憾的时刻,我这样回答:无数。收获的,都是遗憾堆积出来的。
花开能有几日?枝条要等上整个四季。
 

24小时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