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评论 >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0 2016-01-07 06:29:12 蜂鸟网 作者:王江 责编: [原创]

    2015年的最后一天,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在成都方所亮相,本次展览由何明策展,扎根于成都当地的阿斗,陈春林,陈萧伊,冯立,黎朗,李俊,刘珂&晃晃,罗明义,骆丹,木格,沈阳超,杨怡,张晋,张克纯,张晓,周海川17位艺术家参加了本次展览。

往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的精彩花絮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成都方所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现场

    无论怎么看给摄影师划上地域标签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但是成都现象的客观存在却让我们无法不好奇在地文化的影响。从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到三影堂摄影奖,从阿尔勒发现奖到HSBC摄影奖,在如此众多国内外评委的严苛审视之下,不断有成都摄影师捧回奖项。虽然并不能说获奖与艺术的高下直接划等号,但是却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到成都摄影师的创作可以在很大范围内引起心理上的共鸣。细想一下,在国内很少有哪个单一城市能够汇聚起如此众多的摄影艺术家,而成都则是一个很少数的典型。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现场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现场

    对成都摄影群体观察的最好方式莫过于一个汇总性质的展览,纵目摄影双年展则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线索。起始于2009年,已经在成都本土坚守了7个年头的纵目摄影双年展,曾发轫于9个人的灵光一现。这个偏安西南一隅的展览活动一直以特立独行的方式为成都艺术家提供一个发声的平台,它就像一株植物在那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中安静地抽芽生长。剥离成都的在地文化孤立的去谈创作生态一定会遇到困境,只有浸入那座城市你才会发现那里的闲散与慵懒可以赋予人更多地思考时间。一个人的思考与一群人的思考相互交织慢慢发酵直到衍生出一种集体的乌托邦精神,这大概就是成都摄影群体聚合的土壤。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现场

    今年是纵目摄影双年展的第4次亮相,对比前3届展览可以看到规模明显变得紧凑。而且今年展览将开幕地点选择在文艺气息很浓的方所书店,这也是它首次在面向公众的空间里亮相。除去展览的体量,在体例上纵目摄影双年展也发生了变化。在第三届活动中有成都以外的摄影师作品与来自成都内部的作品形成呼应,而这一次的展览浓缩为17位在成都的摄影师。对于这种情况,来自总策展人何明的解释是他们今年的主要思路是“回到成都”,他认为在摄影节密集亮相的下半年再做一个综合性质的展览,将仅仅是一个同质作品的重复性搬运,而展览新作品是纵目双年展一直以来的一个“潜规则”。这也解释了我们为何可以在每一届的纵目双年展上都会看到来自同样摄影师的不同作品。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现场

    在今年第四届纵目双年展上,我们可以发现这些来自成都内部的作品呈现出越来越迥异的面貌,这都跟本届双年展的“回归”主题有某种内在联系。那些曾经从成都出发的摄影师开始将目光回归到自我回归到家庭,这些从自身经验出发的作品自然会结出不一样的果实。例如走遍黄河流域的摄影师张克纯在新作品《山水之间》中将自身置入到画面之中,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摄影师与被摄者以及观众之间的多重观看维度;曾经以一组彝族题材作品《沙马拉达》而被人熟知的摄影师阿斗这次带来了作品《给未来的你》,他从一个父亲的角度为幼子创作了一组充满童稚的作品,作品旁那封写给孩子的信总会让观者觉得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被击中;摄影师黎朗带来的作品《父亲 1927.12.03-2010.08.27》与他上一届的展览作品一脉相承,但是他在现场播放了一段在千高原画廊所做的行为艺术视频。在视频中,黎郎在画廊的墙面上用铅笔写下了他父亲生前所经过的30219天的每一个日期,然后再用刻刀把30219个日期挨个铲除掉,最后留在墙面上那一层浅灰色的印记给人留下强烈地心灵震撼。在视频的最后,一束阳光悄然滑过墙体的一角,这样的神来之笔让观众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爆发了阵阵掌声。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总策展人何明在现场致辞

   从上述例子我们可以管窥到一些第四届纵目摄影双年展的风格走向。这从一个方面印证了成都摄影师的思考日渐趋向于个体的纯粹性,在影像的语境里,他们找到了更加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从样式走向心灵这大概是摄影师成长的必经之路。策展人何明在展览前言中引述了法国思想家罗兰•巴特的一段话:“要使摄影被社会规训,手段之一就是普及它,让它泛滥成灾,把它变得平淡无奇,直至摄影和其他图像相比再无突出之处”。如今的现实也证明了罗兰·巴特一语成谶,我们在不断强烈地视觉冲击之下被迫提高了阈值,仿佛过多的吃辣让我们失去了辨别细微味道的能力,在我们的视觉彻底滑向麻木之前,成都摄影师以集体发声的方式把我们拉回到生活本身。就像参展摄影师黎朗所说的,影像应该跟随呼吸的节奏。而成都的节奏恰恰好像浮躁社会中的一个绿岛,慢下来可以让灵魂追一追。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展览开幕过后的分享会吸引了很多的听众前来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成都的观众氛围也相当的好

回归的成都摄影群体 “纵目”的再一次亮相
所有参展摄影师和策展人的合影

    当被问到何以能够在成都连续7年做这样一个展览平台,设计师出身的何明直言自己的幸运,有了众多朋友的帮助可以让他在成都“攒这样一个局”,那些各自探索的艺术家在他的召集下每两年参加一次纵目的“大Party”,作为设计师游离于摄影圈之外的身份让何明在这件事情上变得进退自由,摒弃掉很多干扰因素可以让何明与艺术家一起把目光更加专注在展览本身上,于是这就有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纵目摄影双年展。“纵目”一词不仅指涉来自四川三星堆文化的纵目人,更有“极目远望,放纵视野”的含义。这名称所包含的野心味道可以轻易被我们嗅到,在下一个7年里成都摄影群体将如何放纵视野?结局将变得无法预料。 

本文版权归蜂鸟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