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影像频道 > 影史 > 华辰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华辰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0 2017-05-31 06:27:00 蜂鸟网   作者:华辰影像   责编: [转载]

  约翰·汤姆逊(John Thomson,1837-1921),苏格兰摄影家、地理学家、旅行家,是最早来远东旅行,并用照片记各地人文风俗和自然景观的摄影师之一。汤姆逊出身于一个烟草商人家庭。1850年代初从学校毕业后,他进入当地一家生产光学仪器的工厂作学徒,其间在当地的艺术系学习摄影。1862年,他成为皇家苏格兰艺术学会的会员,并随哥哥来到新加坡,在那里开设了一家照相馆,主拍人像。由此接触到很多来自欧洲大陆的“淘金客”,这些人各种各样的经历使他对远东各国的人文风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闲暇时他开始在各地旅行,从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远东之旅。1866年汤姆逊返回英国,他在演讲中多次使用在暹罗、柬埔寨拍摄的照片,引起极大反响,因此入选皇家人种学会和皇家地理学会,1867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著作《柬埔寨的古迹》(TheAntique of Cambodia)。这本介绍神秘东方的图文并茂的画册一出版,即在学界和社会引起很大关注,这些燃起汤姆逊重回远东的信心,他决心继续探索未曾涉足的其他远东国家。

往日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1867年10月汤姆逊移居香港,开始了他摄影生涯中至关重要的 “中国的汤姆逊”的旅程。他在皇后大开设了一家照相馆,提供拍摄肖像、风景,以及民居和商业建筑的服务。汤姆逊在港经营照相馆的时期,正是香港商业摄影最繁荣、竞争最激烈的时期,这从他频繁刊登于香港《每日新闻》的广告可以看出。也正是这种残酷的竞争环境造就了多位著名的商业摄影师,比如阿芳、缤纶、威廉·弗洛伊德等等。

往日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1869年底,汤姆逊与助手携带照相器材前往广州,沿珠江而上,经佛山至三水,从三水进入北江,过清远最后到达英德。在广州期间他拍摄了叶名琛家祠、潘仕成花园等著名园林,外国人聚居的沙面岛、英国驻广州领事馆,还拍摄了广州旧城繁忙的商业街道和制茶作坊,以及西樵山等著名的旅游景点。返港途中拍摄了澳门的东、西望洋山。1870年下半年,汤姆逊和助手沿海岸线北上,游览了韩江口附近潮州和汕头,之后再北行到达厦门,游览了厦门岛和鼓浪屿。在厦门,他遇到正准备前往台湾传教行医的美国传教士马雅各医生,使他有了一位非常难得的向导。1871年4月初,汤姆逊前往台湾拍摄,后乘船到达福州,拍摄了闽江、马尾、福州船政局、福州城区和闽江南岸的外国人区、鼓山、方广岩……后返回香港。汤姆逊于1871年再次北上到达上海。开始了他的北中国之旅。他的第一站是芝罘(今烟台),再从芝罘乘船到大沽,然后进入白河,到达天津。在天津租界,他拍摄了前一年在天津教案中被毁的望海楼教堂和仁慈堂。短暂停留之后他乘船沿白河上行至北京东郊的通州,改乘马车,最后抵达北京的齐化门(朝阳门)。在北京,他再次凭借出众的沟通能力得到拜访总理衙门的机会,为恭亲王等达官显贵拍摄了肖像,还获准进入私人宅邸的内部拍摄建筑构造和官员的家庭生活。1871年10月,汤姆逊回到上海后,沿长江而上,经汉口、沙市(今荆州)、宜昌进入三峡,历经艰险最后到达四川的巫山县。返程的路上他停留九江和南京,考察了九江租界和南京的金陵机器制造局,后至镇江游览,再返回上海。1872年4月,汤姆逊一行经海路南下宁波,游览了普陀山,然后沿奉化江至溪口,游览了雪窦山及千丈岩瀑布,最后回到香港。随后他还游览了刚刚开放的海口。

往日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1872年秋,汤姆逊结束自己在远东长达十年的旅行和摄影回到英国。最初他一边整理照片和游记,一边在学会和学校演讲,但从未停止拍照。他将镜头对准伦敦底层的百姓,并于1877年和阿道夫·史密斯合作出版了《伦敦的街头生活》,这是第一本关于城市下层阶级的图解式研究著作,也正因为这本书,确立了他在纪实摄影领域的地位。
  1910年汤姆逊决定退休,返回爱丁堡。1921年10月7日,汤姆逊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84岁。去世之后,他大部分作品的底片都捐献给了维尔康姆图书馆,并保存至今。

往日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汤姆逊在远东的游摄,采用的是湿版摄影法,每次拍摄前都要现场在玻璃板上涂抹火胶棉溶液,在寒冷的天气还会出现冻结的情况,拍摄之后需要在作为暗房的帐篷内完成后续操作。汤姆逊是个追求极致的人,一旦拍摄的底片不合意,他会立刻将影膜洗掉重新拍摄。对于这种工艺复杂,需要携带大量设备和化学药品的摄影方法,虽然有挑夫和助手的帮助,但我们仍可想像其拍摄的艰辛。汤姆逊作为一个外国人,他的亲和力和沟通能力也令人十分赞叹。十九世纪的多数中国人对摄影术都心存恐惧,认为自己的灵魂会被摄了去,即使愿意来到照相机前,也不喜欢照片上的脸部有阴影。但是从现存的所有汤姆逊拍摄的人像作品中看到,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姿态都非常自然,仿佛摄影师并不存在,观者只是通过时间隧道在观看百多年前的中国人。这一切也取决于他的另一个重要身份,就是1866年获选的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和皇家人种学会会员。汤姆逊是个严谨认真的人,他看待事物的视角和所使用的摄影语言都是严谨的、科学的,作品由此表现出强烈的纪实风格。比如人像,他关注人种的差异,关注人物服饰和妆扮的不同,会把人物放在他们原本所属的环境里去诠释,读者会对这种诠释一目了然,不用过多的文字说明就能了解拍摄对象的身份、状态,以及照片背后摄影者所要延展说明的问题。对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的描述,所用的拍摄语言同样很具科学性,比如拍摄建筑,他会选择兼顾正立面和侧立面的斜侧方拍摄,尽量在一张照片里提供拍摄对象最多的信息,他镜头下的人物和景物因而显得真实而自然。

  1872年回到英国后,汤姆逊整理了自己在中国拍摄的照片和日记,结集出版了两部有关中国的摄影集,分别是1873年出版的《福州与闽江》(Foochow and theRiver Min)、1873-1874年出版的《中国与中国人影像》(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People),此外还有1898年出版的游记形式的《镜头前的中国》(Through Chinawith a Camera)。

往日影像 约翰·汤姆逊镜头下的中国与中国人

  汤姆逊在华进行摄影活动时,正是中国开始接触现代化的初始时期,而他则能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几个方面都进行了观察和剖析,让他的视觉影像有了非常坚实的说服力。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与世界的距离经由报纸、电视、网络等方式一步步拉近,当以影像传播的讯息无处不在,这样一本相册依旧会为今天的观者带来极大的震撼,在其中我们可以看到记录者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和过程的艰辛,与他们
留下的影像一起,都必然为我们景仰和铭记。
  

展览和拍卖会信息:

预展

2017年6月1日-3日 上午10时至下午7时

北京亚洲大酒店 二层、三层

拍卖会

2017年6月4日-5日

拍卖会场次

2017年6月4日(星期日)A

中国古代书画:上午10时

慈心普遍——佛教题材书画:下午1时

中国近现代书画(一):下午2时

中国近现代书画(二):下午3时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A

现当代艺术:上午10时

荷香书屋藏鼻烟壶:下午2时

瓷器玉器工艺品:下午3时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B

影像:下午1时30分

地点:北京亚洲大酒店,北京市东城区工体北路新中西街8号

24小时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