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影史 >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0 2017-07-10 06:14:00 蜂鸟网 作者:谭佩里 责编:李洁 [原创]

  之所以我们现在看到色彩鲜艳的照片不足为奇,除了要得益于摄影技术的不断发展,还要感谢一代摄影师们对彩色摄影自发的重视。但你可曾知道,虽然早在20世纪60年代便有成熟的彩色胶片得以在摄影中运用,但那些照片并不被摄影界所认可,而随后又引发了一次次对于彩色摄影定位的争论。

彩色摄影是“粗鲁”的

  按照摄影史中公认的描述,摄影界真正意义上对彩色摄影的认可,是以美国MoMA(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部主任约翰·萨考夫斯基(John Szarkowski)在1976年策划的彩色摄影展览为标志的,展览了著名彩色大师威廉·艾格斯顿(William Eggleston)的作品。

彩色摄影的奠基人 威廉·艾格斯顿眼中的世界
Greenwood, Mississippi,1973,William Eggleston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Jackson, Mississippi,1969,William Eggleston

  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摄影展,这是MoMA成立多年来唯一的彩色摄影展,被评价为当年最差的摄影展,有评论家认为“萨考夫斯基不顾一切的反对意见,坚持认为艾格斯顿的照片是完美的,但是有什么完美的呢?是一种绝对无聊的完美吧!”这绝非一言之词,因为这个展览打破了当时摄影领域的一大禁忌,那就是唯黑白论:那些传统的黑白摄影人拒绝被一切色块所迷惑。

  代表传统黑白摄影的著名摄影史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甚至曾用“粗鲁”二字来评价彩色摄影,只因摄影会毫无保留地将眼前最真实的色彩世界捕捉到镜头里面,犹如噪音般让人不适。并且彩色照片根本无法登上艺术的殿堂,只因彩色照片被认为是商业的,以及是用作产品推销用途的。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FRANCE,1932,Marseille,The Allée du Prado,Henri Cartier-Bresson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FRANCE,1932, The Var department.Hyères.Henri Cartier-Bresson

  而萨考夫斯基始终坚定了他的判断,并这样撰写了策展人前言:“这些朋友和家人的照片,街道的照片,陌生人的照片,所有的这些都不可能出现在社会纪实摄影作品中,但是也许会出现在一些个人日记中,它们所隐含的重要意义总是不会被公开,是私人化的、神秘的。如今最激进的彩色摄影往往都来源于普通事物,而这些日常的琐碎之物有时看起来和邻居拍的彩色照片并无区别,也没有宏大的社会主题,但它们确实让人着迷,部分是因为照片所呈现的生活与我们的期待相悖,并且形式和内容的契合度是业余彩色摄影难以企及的,其中还有着智慧、想像力、强度、精确度、连贯性的差异。”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约翰·萨考夫斯基1976年为威廉·艾格斯顿撰写的展览序言

彩色照片早就出现了

  在前马格南主席,英国著名摄影家马丁·帕尔(Martin Parr,他善于使用彩色摄影进行创作)在早前,曾对这一历史定论提出了挑战。他以嘲讽的口吻说到:“按照‘不太正常’的摄影史之说,虽说1976年MoMA的那次展览是对于彩色摄影公认的标志。但这一观念也让许多人不明不白,难道1861年英国物理学家詹姆斯·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创造出第一幅彩色照片不是彩色照片吗?其实,在艾格斯顿的展览和画册出版之前,彩色摄影就已经在商业摄影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甚至在快照中也很盛行。只不过他的展出是以博物馆的身份呈现出独特的姿态而已。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1861年英国物理学家詹姆斯·麦克斯韦(James Clerk Maxwell)创造出第一幅彩色照片

  帕尔接着表明:“令人寻味的是,美国摄影似乎一直是世界摄影话语权的中心,从而也使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接纳’彩色作品。除了艾格斯顿外,一些早在黑白年代就早有建树的摄影师,包括乔尔·梅耶罗维兹(Joel Meyerowitz)、卢卡斯·萨马拉斯(Lucas Samaras)以及彩色摄影的新星人物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乔尔·斯腾菲尔德(Joel Sternfeld)一起出场,从而在1970年代让色彩摄影具有了‘合法’的地位。”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Joel Sternfeld. The Space Shuttle Columbia Lands at Kelly Air Force Base,
San Antonio, Texas, March 1979

  此前所定义的“新色彩”文化,源于那些受到了流行文化审美趣味影响的摄影师们,他们通过彩色摄影将人们对摄影的兴趣,转向了对中层社会消费方式的景观纪实:汽车、饮食业、游泳池、广告以及大街上的招牌标志……纯自然的彩色风光在某种意义上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带着人为介入的色彩视觉构成。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Joel Meyerowitz - Camel Coats, New York City, 1975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Stephen Shore,Federal Highway 97 south of Klamath Falls, Oregon, 21 July 1973

欧洲同时期的彩色摄影

  帕尔试图证实:同样水准的彩色摄影文化出现在欧洲,也是在1970年代前后(如彼得·米切尔,等)。这些作品同样具有同等的价值,只不过没有被理解为一种 “潮流”,也不像在MoMA晋升为一种象征。这些成名于1970年代的色彩摄影家们,如今享受着如同文艺复兴时代的待遇,而欧洲的先驱们则被掩盖在相对朦胧的黑暗之中。如今,应该是让他们闪烁光芒的时刻了。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ITALY. Pisa. The Leaning Tower of Pisa. From 'Small World'. Martin Parr 

  作为欧洲摄影的重要国家,英国第一个具有标志性地位的彩色摄影展览就是1979年在约克印象画廊(Impressions Gallery of Photography York)举办的彼得·米切尔(Peter Mitchell)作品展《IV Viking Space Mission》。彼得的作品主要表现他所居住的英国城市利兹(Leeds)的环境风貌,照片显得宁静而随和。对于他的作品,马丁·帕尔更是赞不绝口:“最后,我们可以看到彩色摄影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A New Refutation of the Viking 4 Space Mission,Peter Mitchell

这些大师只因照片是否该有色彩而喋喋不休
《大海航行靠舵手》,翁乃强,1966年

  对于彩色摄影是否该存在,何时存在,在哪存在的话语权的争夺,在历史的长河中看来,似乎已经失去了严肃探讨的意味。真正意义上的彩色摄影应该始于何时,也许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比如,在20世纪60年代,我国摄影家翁乃强开始使用彩色胶片记录了中国成立以来的文化精神建设,而那张他使用彩色反转片拍摄的天安门广场的历史画面《大海航行靠舵手》,则在2006年的华辰拍卖上拍出了20.5万元的价格,这算不算中国彩色摄影的源头?纵观世界摄影史,又该如何谱写呢?

本文版权归蜂鸟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