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访谈 >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0 2017-09-01 05:12:00 蜂鸟网   作者:叶梓颐   责编:谭佩里 [原创]

  出生于1990年的北京女孩叶梓颐是一位疯狂的“日全食症”患者。在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中,尽管屡受挫折,她也仍然坚持着她的“黑日征途”。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我一共有四次追逐日全食的经历。09年的上海、13年的肯尼亚、15年的北极、16年的印尼。前两次的追日都因为天气原因失败,直到15年北极追日才第一次成功看到了日全食,”她回忆道。2009年,叶梓颐便开始了逐日之旅,也是她波折追日征程的启点:她兴致勃勃地跑去上海等候500年一遇的日全食出现,在距离全食阶段还有几分钟时,忽然暴雨如注,拍摄的梦想成了泡影。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2017年美国最大日全食拍摄的照片,日冕

  而2013年,他为了本世纪最长的“日环食”不远万里辗转前往肯尼亚,在太阳底下暴晒了6个多小时后,但在食甚开始后天空飘来了大朵乌云和沙尘暴,一切努力再次白费了。直到2015年,她特意随身携带了晴天娃娃,一路向北抵达北极,终于在2015年3月20日这天见到了日全食全貌。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初亏,可以看到太阳黑子

  叶梓颐最早开始喜欢天文学是在2006年,但那时还停留在了解天文知识和肉眼观测阶段。直到2010年她拥有了第一台单反相机,便开始拍摄星空题材的图片。2012年,她在澳大利亚旅行拍摄了将近一个月。在那里,她看到了壮观的南天银河。当她仰望洁净又明亮的星空时,真正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便自觉地寻求内心的回归。“我从小就是天文爱好者,每次站在星空下的时候,就会觉得正在被一种巨大的宁静和安全感包裹,浮躁和焦虑在那一瞬间都被洗涤干净了,”她说道。“我很想把自己在星空获得的这种感动分享给大家,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还有这么一片温柔美丽的世界。”

比星空摄影更考验器材

  同样是拍摄天际中的奇观,但相比于拍摄璀璨的星空,叶梓颐认为日全食的拍摄要更考究器材与设备的专业程度,对此,她进行了逐一的解释。从参数来说,拍星空需要大光圈与长时间曝光的参数组合,对焦要实,并采用高感光度拍摄。但拍摄日食对感光度和光圈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从镜头需求来说,如果拍摄日面,则需要一个支长焦镜头,有别于拍星空时常用的广角镜头。更具体来说,拍日食需要非常快的快门。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比如拍贝珠、钻石环等等,包括日全食发生的时候,对焦和快门速度也都是有很高的要求。拍日食的时候,还需要一个重要的辅助工具——巴德膜。这是一张银色的纸,它有过滤太阳光线的作用。因为在日食刚开始初亏的阶段,虽然能看到太阳慢慢被侵蚀,但那个时候日光还是很强的。如果没有巴德膜的保护的话,太阳光线会把相机的感光器伤到。

星空摄影是个苦差事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历时7年的4次追日之旅 只为目睹日全食震撼时刻

  在大家闺秀们踩着宿舍关门的时刻回到学校,叶梓颐则背着“长枪短炮”破门而出;在小家碧玉们喊着“哇,流星”许愿时,叶梓颐则屏住呼吸咔嚓按下快门。当人们看到她拍摄的震撼星空照片说“好美”的时候,却无法想象她拍摄这些美丽的照片时,站在旷野中冻得瑟瑟发抖。“一夜不睡拍照是最低要求,此外还要忍受饥寒交迫,体力透支以及防范各种可能出现的危险,”她始终觉得拍摄星空的过程其实是非常自虐的,因为要经历长时间的等待,还要忍受极端的环境。“拍星其实是个苦差事,没有大家想得那么诗意。和你们看到的绚丽星空图相反。”

本文版权归蜂鸟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