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影像频道 > 四光圈 >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0 2017-12-08 14:11:30 蜂鸟网   作者:徐梅   责编:谭佩里 [转载]

  感谢张焰老师在百忙之余为我做这个专访。

  张焰 (以下简称张):从某种角度来说,山地摄影摄影师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除了满足制作出色的照片所必需的各种要素, 如技术完善,个人创造力,适宜的天气和光照条件等,山地摄影还需要摄影师付出大量的体力和精力。

  通常情况下,一次严肃的山地摄影行动都需要为期数日的背包旅行。 在此期间,对不可预期的天气的沮丧,对不良结果的失望,甚至为生存而挣扎,各种情绪往往交织在一起,最终考验摄影师的最大耐力和决心。 出于这个原因,我总是对山地摄影师给予特别的尊重。

  徐梅是我真心尊重的这样一位摄影师。 梅的摄影从山地景观开始,在她的摄影之旅中,梅不仅创作出了许多令人惊叹的原创山地图片,而且她也验证了她追求山地摄影梦想的坚持不懈。

  2012年我第一次遇到梅,当时我们一起去加拿大落基山进行摄影考察。在这个为期两周的旅程中,我更多地了解了梅的摄影理念和创意。 从那以后我们一直不断合作着。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曾一起到新西兰和巴塔哥尼亚追光逐影。

1. 秋夜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2. 冰湖日出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生活在科罗拉多州给梅提供了独特的机会去探索山区。多年来,梅对科罗拉多落基山脉的探索已经从著名的标志性的景观,如马龙峰,大大延伸到一些偏僻的不知名的山区,而这些地方需要艰苦的远足才可以达到。

  梅是一位善于观察的摄影师。 她有极大的天赋去发现独特而有吸引力的东西。我常常被梅的独特视觉所带来的非常美丽的影像所震撼。 梅的图片看起来很简单,但令人难以忘怀,比如图5 冬之花。 另一方面,她的山景照片通常展示了一些空灵的,梦幻般的,却又不失真实的自然美景,如照片3野花的地毯和照片8科罗拉多天堂。 梅曾经告诉过我,她不喜欢重复别人的作品,即使那是著名风景的经典地点。 我相信这可能是追求原创和创意的摄影师最重要的特质。

  进入2017年,徐梅开启了无人机摄影之旅。 通过掌握这一新技术,梅创造性地为她的风光摄影增添了一个新的来自天空的层面。 例如,下面的照片9,12和14展示了一些非常不寻常和美丽的场景,这些景象都不是我们从地面上能看到的。 梅的新颖和令人惊奇的无人机影像也激发了我参与到这个新的摄影门类。

  在这次采访中,我们将有机会更多地了解作为一名风光摄影师的徐梅,她的令人惊叹的作品,她的摄影哲学,她的包括几乎丧命的户外冒险故事。 所有这些,我相信对我们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启发。

  张:你好,很高兴再次联系你。距2017年初我们在四光圈的上海摄影展上相遇已有10多个月了。我知道在过去的十个月里,你有很多新的摄影活动,我相信我们的1X观众会很感兴趣了解你的新作品。

  但是,首先,你能否介绍一下你自己? 你住在哪里?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 是什么激发了你对摄影的兴趣?

  我知道你的摄影作品主要是关于风光。 你为什么对风光摄影有特别的兴趣和关注?

  徐梅(以下简称徐):你好,焰,很高兴在上海与你和其他四光圈成员见面。 在1月份的摄影展上,我们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时间飞逝,我难以相信2017年还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是的,在工作日做分子生物学研究项目之余,我利用周末和假期还在继续拍摄风光。 大约10年前我开始使用数码单反相机拍照。 在头几年,我喜欢拍摄几乎所有的题材,从肖像到野生动物,从后院到街道。 玩了几年后,我发现我不喜欢留在工作室拍摄人像照片;我也没有太多的勇气在街头拍摄; 我也意识到,我没有强大的臂力托举巨大的长焦镜头去拍摄野生动物; 比起花园里的花,我更喜欢山里的野花。 出于所有这些原因,我开始专注我最喜欢的摄影题材 - 风光摄影。

  正如我在我网站上提到的,当我在旅行,徒步和滑雪时,我的相机是我的第三只眼睛,与我一起探索世界的奇迹,捕捉大自然的美丽。 作为多彩的科罗拉多州的居民,我开车几个小时就能轻松游览多个高山和荒野地区。 因此,山脉和湖泊成了我的主要拍摄对象。

  张:你可以谈谈你的摄影哲学吗? 你如何描述你的摄影风格? 你能否提供一些反映你个人视野和摄影风格的例子?

  徐:Elliott Erwitt说:“摄影是一种观察的艺术,它与你所看到的事物本身无关,而与你观察事物的方式有关”。 的确如此, 观察力,想象力和创造力对风光摄影师来说非常重要。

  我相信风景是大自然的宝藏, 他们无处不在, 其中一些已被先驱摄影师们发现。 跟随他们的脚步,复制他们的作品很容易。 不过,我喜欢挖掘和寻找我自己的宝藏。 这更具挑战性,但也更有趣,它带给我更多的成就感。

  我的风光摄影的主要题材是高山。 我喜欢用广角镜头,包含一些有意思的前景,以讲述关于山的故事。 光在我的影象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我认为是光引导我寻找美丽。 无论我在家做了多少功课,在野外,我总是跟随光的指引。 下面的两张照片是在同一地点拍摄的。 在我原来的计划中,我的镜头应该指向湖面,但事与愿违。 我就跟随光线,把我的相机转过来,迅速找到了另一个构图以捕捉到那个瞬间。

3. 野花的地毯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4. 科利尔湖晨曦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张:我注意到你的摄影题材相当广泛 - 从宏大的景观到精致的自然元素。梦境似乎是你的摄影视觉。你可以解释一下你的梦境概念吗?

  在你的许多摄影作品中,一些图像是从异乎寻常的角度拍摄的,如下面的“冬之花”。

  我相信为了捕捉这样的图像,摄影师需要非常有创意,并且有能力观察微妙的细节,而这些细节往往被许多摄影师所忽视。你愿意和我们分享一下如何拍摄这种照片吗?

  徐:中国有句谚语: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喜欢旅行,我也时常在梦里旅行。在我的梦中,我见证了许多梦幻般的风景,我总是试图拍下来。大多数时候,由于电池电量不足或相机故障,我无法在梦中捕捉这些场景。幸运的是,这些事件并不是真实的。在现实世界中,我总是试图寻找梦幻般的风景。他们可以是空灵的,苍茫的,模糊的,超现实的,蓝色的和情绪化的等等。

  关于“冬之花”这张图片,我很幸运拍摄到这个图像。我记得那天我计划去滑雪,但是交通堵塞,我们临时改变计划改道到落基山国家公园去徒步。这张照片是在公园里的梦湖拍摄的。那是在下午,光线不适合大风景的拍摄,所以我把注意力转向冰冻的湖面,希望找到一些有趣的冰裂图案。一开始,我试图用三脚架来拍摄每一个镜头,但不久之后,我发现在冰面上,在40英里每小时的风速中调整三脚架太困难了,而且湖面很滑,风刮得厉害,很难站稳。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我决定放弃三脚架,改用手持拍摄。当穿着雪鞋在冰冻的湖面搜寻时,我发现了一些与我在互联网上看到的相似的冰纹图案。我对它们不是很感兴趣,因为冰泡的形态并不如我想像的那么好。

  我继续寻找,非常幸运,我终于发现了这个像树一样的冰裂。乍一看,我只看到“树枝”,但是当我走到裂缝的另一边,我笑了,哇,这不仅是树状的冰裂,这树还“梨花”绽放。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或者认为有可能的独特图案。即使当时非常寒冷,盛开的“梨花”却让我如沐春风。这是发现自己的宝藏时令人兴奋的时刻。我用光圈f8.0以确保足够的景深; 速度1 / 80s,这是手持24-70mm镜头的安全速度和ISO 200,以最大限度减少噪点。这张图片不难拍,但不容易发现。从那以后,我又多次回到这个湖上拍摄,但一直没能找到比这个更有趣的图案。另一张图片“马卡龙”(照片6)也是在一个冰冻的湖面上拍摄的。当时我一定是饿了,当我看到这种形态时,我马上想到了甜品马卡龙。 “马卡龙”中金色部分来自附近红山头的倒影。这种光只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在特定的角度出现。

5. 冬之花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6. 马卡龙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张:我知道你住在科罗拉多州 – 美国一个拥有众多山峰的州。你的许多摄影活动都是在科罗拉多州的落基山脉进行的,为了到达想要拍摄的地方,需要艰苦的徒步和背包旅行。

  在您看来,这些山区有什么样的摄影机会?你在洛基山拍摄照片的一般想法是什么?

  你愿意与我们分享你在科罗拉多州最冒险的山地摄影经历吗?

  徐:科罗拉多州地质调查局说科罗拉多州有58个高度超过14000英尺的山峰。我们称这些高峰为14ers。除此之外,还有成百上千个13ers和12ers以及在这些山峰之下的众多湖泊。这些山峰和湖泊给风光摄影师在任何季节和任何高度提供了许多机会。

  通常情况下,我喜欢具有特别形状和前景的山峰。前景可以是湖,野花或冰裂等。我喜欢徒步到高处以拍摄俯瞰的场面。山顶上的景色与山脚下的迥然不同。高处的视野更加雄伟和令人震撼。我在圣胡安山拍了两张照片,这是我在科罗拉多州见过的最美的地方。他们分别摄于2016和2017年。这个湖的蓝色只能从山顶看到,而不是在湖边。

7. 多彩的科罗拉多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8. 科罗拉多天堂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即使我沉迷于风光摄影,但我一直试图避免冒险。我总是告诫自己,生命比摄影更重要。不幸的是,由于我的粗心大意,在一次摄影之旅中我几乎失去了生命。那是在2014年4月底的一个下午,我到落基山国家公园的两河湖拍摄。上山3英里的步道非常清楚,所以我没有做任何跟踪记录。当我下山时,我误把越野滑雪者留下的痕迹错认为是真正的步道,最终,我完全迷失在森林里,除了大量的积雪,不见任何人迹。走在深深的,柔软的雪地上是非常困难的,但我仍然试图通过沿着小溪找回自己的路。然而,部分小溪被雪掩埋了,沿河寻找也不容易。幸运的是,我发现我的手机有一条信号棒,所以我打电话给我的老公,告诉他我好像迷路了,但是我让他不用担心,我会找回来的。我没想到他会求援。

  非常幸运,他及时给护林员打了电话。十分钟后,我很惊讶地收到护林员的电话。那时候我手机的电量只剩29%,我告诉护林员在紧急求救电话911确定我的位置之前,我不能说太多,于是护林员简要询问了我的情况后就结束了与我的通话并转告911。很快我接到了911的电话,他们立即确定了我的位置,然后联系护林员来搜救我。气温渐渐下降,根据天气预报,当晚会有8英寸的降雪。护林员告诉我救援过程将需要4-8小时。我不是很乐观,我是否可以忍受这么长时间的低温。我一边倒计时一边竭尽全力保持体温。时间似乎过得非常缓慢,眼巴巴的等待,什么都不做,是非常困难的。于是我开始拍摄星空,以减缓我的焦虑。几个小时之后,比我想象的要早得多,护林员打来电话:“救援队已经靠近你了,请你在听到他们的呼喊后给予答应”。不久,我听到了号角声,我用我背包里以前从未用过的哨子回应,我很快又看见了头灯。在那一刻,我知道那天晚上我不会命绝山谷了。感谢救援队的蒂姆,凯文,杰克和我老公拯救了我的生命。

  张:现在让我们改变话题。作为一个非职业的摄影师,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依靠摄影来谋生的,你如何平衡你的职业工作和摄影活动?

  我认为我们处于类似的情况,我们都热爱摄影,但同时我们也热爱我们的科学工作。你的科学背景对你的摄影习惯有没有影响?更笼统的说,你怎么看待艺术与科技的关系?

  徐:我的职业是肿瘤研究,是在分子生物学层面上做RNA,克隆和细胞培养等研究。平日里我在显微镜下工作,周末我玩DSLR或无人机。

  我喜欢这两个不同的领域之间的转换。在微观世界工作,使我对光线,图案和细节更加敏感。虽然我有一个理科的背景,但一般来说,我对相机的机械问题不感兴趣。我喜欢先进的技术,它们带来越来越多的机会和可能性,使得摄影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容易。最近,我开始使用无人机开启风光摄影的另一扇门。

  艺术我认为是另一个类别。正如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所说:“相机最重要的部分是它背后的12英寸”,不管技术如何发展,一个优异的影象实际上是来自摄影师的审美眼光。技术不会告诉你在哪里放置三脚架,如何操作光线以及在后期处理中做些什么,但美学视觉会。

9. 秋路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10. 草帽山瀑布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张:每位摄影师都可能受到其他摄影师和/或其作品的启发。 你有特别喜欢的摄影师吗? 他/她如何激发你的摄影? 你从他/她的作品中学到了什么具体的东西?你愿举个例子吗?

  徐:许多摄影师对我都有所启发,比如四光圈摄影团队的所有成员以及1x.com上的众多摄影师。 除了那些著名的摄影师,鲍博·雷曼(Bob Reiman)是另一位对我影响极大的摄影师。 他是一位住在科罗拉多州用4x5胶片拍摄的摄影师。 他可能鲜为人知,但他是我的偶像。 我探索科罗拉多州山区的旅程实际上是从他的灯箱上开始的。 在他的灯箱上,我看到数以百计的4x5反转片。我被那些图片震住,那些图片我从未在明信片,网站和书籍中见过。 它们拍摄于只有很少人能去的偏远地区。

  鲍博是一位出色的徒步旅行者,他拒绝在国家公园和任何受欢迎的摄影场所拍照。他的拍摄地点必须距离步道起点5英里或更远。他相信距离越远越有可能捕捉到独特的照片。他告诉我:“如果一个场景已被很多人拍摄,我就没有理由再成为很多人之一。”

  在他的图集中,你永远不会看到正面的马龙山峰,那是科罗拉多州被拍摄最多的山峰。他披荆斩棘走没有步道的路,绕到马龙山峰背后,从不同寻常的方位拍摄这座山。他一直努力着寻找自己的视角。他的环保意识也很高。在他的背包旅行中,没有炉子,没有燃料,也不留下任何杂物垃圾。他对不重复别人的作品的坚持和环境保护的意识,真正地激励了我。虽然我体力无法与他相比,但我会尽力去探索那些荒芜之地,去寻找和拍摄独特的画面。

11. 圣胡安山脉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12. 相依相偎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张:让我们来谈谈风光摄影中的一些技术问题。首先,科罗拉多州落基山脉的高度相对较高。有超过3000米的高峰。既然你是本地人,你可能习惯了这样的高海拔户外活动。但对于一个来自低海拔地区的人来说,在科罗拉多山脉进行山地摄影时,如何应对这种高度变化呢?

  就你的摄影实践而言,你可否与我们分享你的一般工作流程 - 无论是在前期还是在后期处理?

  徐:我住在海拔1英里的丹佛,不幸的是,当我在12000英尺或更高海拔的地区时,我依然有高原反应。即便不是所有的人,高原反应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个问题。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他/她来科州登山之前先在丹佛逗留一或两天以适应环境。这种方法似乎很适合于我的几位来自海平面地区的朋友。他们今年夏天到科罗拉多州拍摄野花,他们采用这种方法后没有遇到海拔问题,他们甚至徒步登顶了14058英尺的Handies山峰。来科罗拉多州比赛的专业运动员也采用这种方法。

  我使用手动曝光和自动对焦。 在金色和蓝调时段,我通常使用光圈f11到f16,夜晚使用f2.8到f5.6。 我在同一个地点会尝试水平和垂直两种方式拍摄,看看哪个更好。 尼康ViewNX2是我用来上传原始文件的软件。 我在这个软件中做微调,例如白平衡和色彩。 然后转换为TIFF。 Photoshop和Lightroom是我的下一个工作站,进行更多的调整。 我通常会花几天或几周时间不断调整一张图片,直到我满意为止。

13. 冰上星座图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14. 树中树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张:除了科罗拉多山脉之外,近年来,你还前往其他地方进行风光摄影,如冰岛,加拿大落基山脉,巴塔哥尼亚等,在不久的将来,你还有什么地方想去?你下一个摄影目标是什么?你打算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作为一名风景摄影师,对于想要进入这个领域的人来说,你可以提供什么样的一般性建议 - 无论是作为专业人士还是认真的爱好者?

  徐:介入风光摄影越深,我发现并从其他摄影师那里了解到越来越多美丽的地方。想去的地方太多了,暂且举几个例子,比如挪威,南极,欧洲和非洲。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计划继续在科罗拉多州探索更多的山脉,并利用无人机寻找新的地方。

  一张出色的图片是一种奇迹,奇迹的背后是艰苦的工作。作为一名风光摄影师,你需要激情,耐心,勤奋和毅力来完成这些艰苦的工作。睡在床上,你可以有一个美梦,但要使梦想成真,需要努力工作。创造力也是优秀风光摄影师必备的重要素质。在我看来,创造力是摄影师的签名或身份。要成为一位伟大的摄影师,他/她的影像需要有自己的视角,需要与众不同。

15. 冰封的季节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16. 溪涧奇峰

追逐梦境-风光摄影师徐梅(梦中画)访谈录

  张:非常感谢徐梅,今天的采访真是令人兴奋,内容翔实。 我相信我们的观众会受到你的故事和图像的启发。 祝你的摄影之旅一切顺利。

关于徐梅 (网名梦中画)

  徐梅是居住在美丽的科罗拉多州的一位充满热情和激情的获奖摄影师。 当她在旅行,远足,滑雪时,相机是她的第三只眼睛,与她一起探索世界的奇迹,捕捉大自然的美丽。 她的图片和文章已发表在世界各地的著名杂志和书籍上,其中包括国家地理(西班牙),每日邮报(英国),芬克传媒(德国),大自然(中国),中国国家旅游(中国)等。 她的精美艺术品也被个人,公司和大学收藏,如希尔顿酒店,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哈普制片公司(Harpo Production),Capital One和科罗拉多大学等。

24小时热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