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曼对于时尚最高境界的解释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尚境界,北京话叫“范儿”。

Q:你的作品有很明显的个人特色,“范儿”,大家一看照片就会认出是出自陈曼。对于这一点你是怎么看的,是否会颠覆自己的特色?
A:“范儿”是人成长过程中所形成的内在精神的外在体现,是强烈并且恰如其分的个人色彩,包括天生内在与外在的条件,发型,妆容,衣着,谈吐,嗓音,肢体动作,眼神,以及周遭事物与环境,还有作品与作品中的一切细节。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的形成他自己的“范儿”。我是个低头爬山基本不向上下左右看的人,所以不怎么和别人比,低头做好自己当前的一步就不错了。目前我的作品分三个阶段,03-04年拍《青年视觉》封面那时候,迷恋且熟练并乐于炫耀我的视觉与技术,行话叫“炫技”,这个词是有些贬意的——在专业领域里,但事情到达某种极限时它会掩盖一些错误,04-06年我拍的照片画面极简甚至看上去像一寸照片,06-07年多种技术混合使用中更多搀杂本土个人元素。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作品特点,谈不上颠覆。

Q:看你的新作中,有越来越多生活中的元素,可是在你的表现方式上却是很时髦,总是让观者眼前一亮,你是怎么把握的,这些生活元素对于你有什么特别之处?
A:起因经过结果是这样的:80后,我的儿童时期大家都还沉浸在军服文革范儿阶段,改革开放了,大家又开始沉浸于哈港台阶段,后来大家又开始哈欧美甚至哈韩哈日。此时的我,正经历由超封闭到超开放,大穷苦到大落差贫富并存时,怎么琢磨也没觉得Haagen-Dazs有双棒冰棍的那个,可口可乐也没有北冰样汽水的那个,外国的空气再清亮也没有北京空气的那个的时候,我知道了本土对我的影响,这个过程是渐进,一部俩小时电影一个短篇小说是说不清楚的。成长的地方给了我好多细节灵感,比如北京的中灰,出租车司机晒退色的照片,柳树与大妈的纱巾,翠玉与串红指甲油……我对作品的营造就像一瓣蒜成就了一碗炸酱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