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四光圈 > 正文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0 2019-11-21 10:54:42   蜂鸟网   作者:张焰   责编:谭佩里 [转载]
本页查看全文

·登顶6119米罗布切峰PART2

  我们有节奏地移动着,到了最后的600米的fixed rope 阶段,开始依靠上升器进行攀登,坡度也越来越陡,每上升一段,都非常秏体力。但有Nima在我身边,我已经知道今天我定能登顶成功了。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17. 接近顶峰。

  在整个攀升过程中,我丝毫也没有感觉热,这点与新西兰登山非常不同。看来高海拔的气温在夜间的确很低。我们攀登时,气温至少在零下二十摄氏度左右,我的高山羽绒服外面都结了冰。

  经过4小时35分钟的艰苦攀登,我们终于在早晨6:45am成功登顶,与之前不久登顶的4名捷克队员和他们的夏尔巴向导在顶峰汇合,大家相互祝贺。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18.登上罗布切顶峰。

  自从2018年确定了喜马拉雅之行,罗布切就是我内心向往的一座山峰,如今登顶成功,圆了我的喜马拉雅高山之梦,其心情真是难以用言语表达!

  掉队的两名捷克队员在我们登顶10-20分钟之后,也分别登顶了。

  我们在顶峰欣赏无限风光,拍照留念。从罗布切顶峰上,我们可以看到不远的珠峰(Everest 8,848米),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Lhotse 8,516米),以及著名的努子峰(Nuptse 7,864米)和 阿玛达布拉峰(Ama Dablam 6,170米)。

  在顶峰停留了30分钟后,Nima说我们需要下山了。这里的天气通常在中午12点以后开始变坏,所以我们必须赶在变天之前安全回到大本营。在我们开始下山之后,几名先登顶的捷克队员也接着下山。

  下山对我来说不很秏体力,技巧性也比较好掌握。我以为所有人都是这样。但我随即发现身后的捷克队员下山的动作看上去十分笨拙,移动非常缓慢。很快,我们就将捷克队甩在身后,看不见了。

  下山一段时间后,我们遇到了今天的第三只登山队,一名夏尔巴向导带领着一对年轻美国登山队员,正在向上攀登。后来我在大本营又遇到这位夏尔巴向导,他告诉我美国队最后用了8小时完成整个登山。

  我在Nima的带领下,下山的速度很快。在中间的一次休息时,Nima问我的年龄,当他知道我实际年龄后,很感叹地说道:“You are very strong!” 

  其实在今天的整个登山过程中,我感觉非常辛苦,特别是在最后200米垂直高度的那段向上攀登,几乎完全凭着毅力支撑着。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19. Nima和我在顶峰上。

  当我们结束了600米的fixed rope这段最险的下山路后,Nima和我开始脱些衣服,因为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温度在上升。同时Nima拿出一些食物分给我一半。我们吃完东西,继续下山。

  这时我们遇到了今天登山的第四支队伍,其实和我一样,是一个夏尔巴向导带领着单独一个人。这是一个亚洲年轻人,看上去27-28岁,可能是韩国或日本人。只见他面色苍白,非常艰难地在缓慢移动着。他的向导显然对他极为不满,我听见向导对他大喊:“You have to keep moving!” 

  可怜的年轻人只移动了两步就又停了下来。Nima和我都相信以这样的速度,这个年轻人今天将无法登顶。

  我们下山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营地的帐篷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这时,Nima对我说:“Follow me!”

  随后我们就一起大踏步地在新雪的陡坡上快速向下走去。这个在雪坡上快速下山的技术我在新西兰登山中是太熟悉了。我们配合的非常好。

  9:45am我们安全地返回到了大本营,成为今天4组登山队中第一个圆满完成登顶行动的,我也是今天四组登山队员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我们一回到营地,所有在营地的夏尔巴向导都过来向我表示祝贺。徒步向导太子和我的背夫老远就向我招手,为我的成功而兴奋不已。厨师提前为我和Nima,以及其他所有在场的人做中饭,大家一起吃饭喝茶,为我们庆祝。

  在我所有合作过的登山向导中,Nima是最为出色的一位。虽然他年仅30岁,却能如此善解人意,具有独特的东方人的美德,非常难得。如果今天不是Nima带领我登山,我真的怀疑自己是否有信心成功登顶。

  今天没有带队的夏尔巴向导们,也纷纷称赞我体力好。其实我已经有些精疲力尽了。吃完饭11点多我就回到帐篷去睡觉了。

  下午1点多,我走出帐篷,看到天空开始出现了一些低云,根据我这几天的观察,预计到今晚可能就会变天。我找到太子说我想回罗布切小镇去休息。太子问我体力如何,我说现在很累,但在营地也休息不好,不如回去,我走慢点。就这样,太子,背夫和我又打起了行装,踏上回罗布切小镇的路途。这段崎岖的山路我走了近三小时。

  这是我最漫长的一天。

·天时地利人和

  这次我登顶罗布切成功,除了自身的能力外,也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首先,我的徒步向导太子和背夫都十分负责任,对我行程住宿的安排周到细致;我的夏尔巴登山向导Nima更是至今我遇到的最佳登山向导,他的善解人意,耐心和至始至终的鼓励都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其次,我们到达罗布切时正遇上最佳的登山天气。5月3日,我登顶的第二天,罗布切地区就下雪了,接着整个珠峰地区是连续下雪三天。如果我们晚到罗布切一天,就将会无法登山。5月3日的变天,也直接影响到了我后面的全部行程,使得我原计划的20天徒步登山摄影旅行缩减为15天。

  5月3日,我们从罗布切出发继续北上,到目的地达戈瑞克-夏普,紧接着在完成了珠峰大本营的徒步之后, 天就下雪了。5月4日我们开始冒雪从海拔5180米的戈瑞克-夏普下撤。这天早上,我们也听说在珠峰大本营,英国BBC团队请求三架直升机救援(据说是有人生病),但被尼泊尔方面以安全原因拒绝。在我们下撤的路上,也看到从珠峰大本营方向用马运送下山的几个生病的人。

  在5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区,人体的任何小毛病都可能会被极限放大。5月5日,当我们安全下撤到海拔3900米的庞布切村庄后,徒步向导太子才告诉我,在我们到达罗布切的前两天,即4月28日,就有一个徒步者因为高反没有及时治疗在罗布切村庄死去。当时太子担心会影响到我第二天的登山行动,就一直没有告诉我这个消息。两天以后,5月7日,我们了解一名背夫在一处5100米的高地又因病去世。同时,在我们的15天旅程中,还有4名登山者分别在攀登珠峰和马卡鲁峰时身亡。

  我很庆幸自己在这次整个行程中,身体状况良好,没有高反,没有生病,甚至感觉在5000米以下的地区长途跋涉与平时在悉尼蓝山和新西兰徒步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24小时热文

欢迎使用蜂鸟 爱摄影小程序

分享到朋友圈

0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