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视觉盛宴 >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0 2013-12-07 05:26:00 蜂鸟网 作者:徐彩虹 责编: [原创]
本页查看全文

     ——“妈妈,你去的地方好大的雾霾!”

     ——“哎……儿子啊,那不是雾霾,是真正的雾,真正的雾是非常干净和美丽的!”  

     儿子一脸茫然,我是震惊加神伤。儿子,老妈给不了你一个没有雾霾的环境,但是老妈得让你知道,雾是大自然的奇妙馈赠,它是无穷无尽悬浮在空中的微小水滴,滋润万物,沁人心脾,世界因它变得柔和细腻妩媚。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石棉栗子坪保护区月亮湖

      ——“有这么好的雾,我不相信。”

      ——“当然有,在熊猫的故乡,四川雅安石棉,妈妈一定要带你去见识世界上最纯净的雾。”

      回想我的石棉之旅,最遗憾莫过于没能与家人同去。在国宝熊猫的故乡,我享受到国宝级的原生态风光和纯净空气,我还见到了此生所见最美的云和雾。有意思的是,我们这个行摄团叫做“阳光石棉”,据说石棉的秋冬季阳光充沛。也许是巫山神女巡幸到此,那几天的行旅,只能用“翻手云覆手雨”来形容,我是此身只在云雾中,成日家飘飘欲仙了。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真正的美人与美景,总是晴雨两相宜。阳光石棉,且待下次再会。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石棉田湾河流域

    在石棉的云里雾里,我除了拍照就是发呆。蜀山蜀水,因着奇险俊峭,容易让人逸兴大发。可惜好诗早被人给吟完了,像我这种朽木之才,一把逸兴都拿来发呆与神游了。因我的同事董帅曾经写过一篇很美的石棉游记——《云雾深处阿妈唤 寻访藏彝石棉那些处女地》,行摄攻略美景美照尽收其中,所以我就干脆略过许多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石棉发呆和神游的经历。

·木雅堡子:牧羊女的爱情

    前言:去木雅的一路上,车窗外往往就是壁立万仞的悬崖。微凉的山风将云雾吹得满山满谷都是,车在茫茫云海中穿行,让人忘记旅途之艰险。今年的雅安地震对石棉地区影响有限,唯时不时看见远山泻下一道道白痕,那是泥石流的印记,盘山道上也总有滚落的飞石,坐在车里你还提着心吊着胆,但你看见路边赶着羊群从容行走的山民,你忽然感到惭愧。对生死的领悟,对人世的安然若素,你的那份修为远远比不上蜀山里的子民。再然后,我到了木雅,一个建在山巅,几乎与世隔绝的藏族堡子。那一刻我想到了秘鲁的马丘比丘,木雅同样是一个文明的奇迹。我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谁穿越万水千山第一个走到这里,是什么动力促使他在此定居并繁衍生息,在交通不便的年代,木雅的居民对于外界又有多少认知。于是,我的脑子里浮现出这样一个故事。

 ————————————————————————————————————————————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木雅,是我们这堡子的名字。我一直以为,世界就是木雅,木雅就是世界。

    那些年我还年轻,喜欢去后山放羊。站在后山腰,当风吹散了云和雾,我能看见极远极远的山尖尖。阿妈说,我们的先祖就从那里来。他们沿着峡谷,顺着松林河一直走到了蟹螺。那时候蟹螺有彝人,也有藏人,就是没有汉人,当然也不用交汉人官府的税啦。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先祖来到蟹螺这地方,看到梯田和人烟,让他们兴起了定居的念头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毕竟适合耕种的土地并不多,先祖将目光投向了远山深处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他们看见深山中云雾腾腾,好似仙家洞府,便向着那里进发

翻手云覆手雨 我在石棉笑傲烟霞的日子

    待他们走到木雅的时候,忽然大片的云雾涌起,将这座山头包裹得严严实实,好似神灵替他们拣选了这块土地一样。先祖们觉得好安逸,于是他们就在木雅起房子住下了。

 

本文版权归蜂鸟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