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四光圈 > 正文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0 2019-11-21 10:54:42   蜂鸟网   作者:张焰   责编:谭佩里 [转载]
本页查看全文

  尼泊尔喜马拉雅地区高山林立,每一座雪峰都有着它自己的故事。海拔6119米的罗布切(东)峰(Lobuche (East) Peak)只是这众多山峰中的一座,但它却因与其他显赫高山并列矗立于昆布冰川,距离珠穆朗玛峰仅数公里,而闻名于世。登山家Laurence Nelson 和夏尔巴人Ang Gyalzen于1984年4月25日首次登顶罗布切东峰。

  这是2019年4月30日,我行走在昆布峡谷中。翻过杜格拉通道(Dugla Pass)之后, 拔地而起的罗布切峰立即跃入视野,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仰视这座高山。两天以后,我的高山经历因罗布切而完全改写 。。。

1.凌志山峰 (3033米):第二次攀登

  “如果你登上了凌志山峰,就可以登上罗布切!” 格文对我说。

  自从开始新西兰高山摄影/高山探险以来,位于瓦纳卡西北50公里的凌志山峰(Mount Aspiring)就一直是我渴望攀登的一个目标。海拔高度为3033米的凌志山峰在新西兰26座3000+米的山峰中仅排在倒数第四。然而这座山峰却极具美学形态,其高耸对称的金字塔型山峰被称为新西兰的马特峰(Matthorn)。除此之外,攀登凌志山峰的所有路线,其技术难度级别都在2+或之上,相当险峻。因此,它也称为新西兰登山爱好者的必登之技术山峰。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1. 雄伟的凌志山峰(翻拍自摄影画册)。

  2018年4月,我第一次尝试攀登凌志山峰,因为连续两个特大高山风暴而没有成功。2018年9月,我决定第二次尝试攀登凌志山峰,并将登山时间定在了12月中旬——这也是公认的新西兰南部高山气候的稳定期开始之时。

  然而新西兰高山的反常气候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出现。当我于12月16日上午到达瓦纳卡时,得知我只有24小时左右的天气窗口来攀登凌志山峰,这包括从上山到完成攀登的所有时间,这之后将是连续三天的高山夏季风暴,期间只能受困于Colin Todd 高山小屋里,直到第5天风暴过去,才有机会下山。

  看到如此苛刻的登山条件,我有些想放弃,因为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不仅无法登顶,甚至可能会长时间地受困于高山上。不过我的登山向导格文说我们有24小时天气窗口,值得一搏。

  12月16日下午,我们按计划乘坐直升机在凌志山脉的Bevan Col高山湖边着陆,然后翻过Bevan Col, 穿越大片冰川,到达1800米的Colin Todd高山小屋。这时天空晴朗,风和日丽。只要这样的天气持续到第二天中午,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这次攀登行动。根据预计的天气状况,格文和我商量决定在12月17日午夜12点从高山小屋出发,在夜色中完成最困难的岩石山体的攀登,最后争取在早晨6点左右登顶,然后赶在风暴到来之前在17日中午12点前回到小屋,全程攀登垂直升高1200米,下降1200米,预计12小时完成。

  我们夜里11点半吃过早餐,为了保证轻装和行动快速,我在登山包里只简单地放了几个能量棒,1升水和两件外套,InReach (紧急状况下的卫星定位和呼救设备), 以及一部Sony RX100 V相机和iPhone。我在穿戴好登山装备之后就跟着格文出发了。虽然是夏季,但高山上积雪依然很厚。这次格文带我沿着西北线路攀登,经过陡峭的“袋鼠雪带”(Kangaroo Patch)之后,我们就进入到最险峻的岩石山体地段的攀登。格文对攀登路线熟记在心,哪里有一块岩石可以作为支撑,哪一段需要belay,都了如指掌。我跟随格文的步伐,一丝不苟地移动着。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2. 第二次攀登凌志山峰。

  当东方渐渐露出曙光之时,我们仅用了4小时多一点的时间,就完成了最艰苦的岩石山体的攀登,踏上了最后那段陡峭的冰壁之上。我们换上冰爪鞋,拿出冰镐,开始了向顶峰的最后冲刺。不多久,我就看到顶峰近在咫尺 – 格文说我们只剩最后一小时的攀登距离了(200米左右的垂直攀登)。

  然而,随后我们就看到有一团厚厚的云层将顶峰掩盖住,身边的风也随之越来越大。我们顶着大风继续向上攀爬了15分钟。此时格文停了下来,严肃地对我说:“Yan, we have to turn back!” 

  我一时有些发蒙,虽然我也感受到此时风速越来越大,但顶峰就在眼前,岂能再一次失之交臂!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3. 下撤途中。

  格文说,他对登山有三条红线不可跨越,现在这三条红线都明明白白地同时亮了:(1) 超大风速 – 我们目前的位置风速已达80公里/小时,山顶的风速将在100公里/小时以上;(2) 风向不利 – 现在的风向使得我们在上升的途中完全暴露在大风之中,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障碍物作为掩护;(3) 下撤困难 – 即使我们能成功登顶,在如此大风中下撤也极其危险。我知道登山中跨越红线的严重后果,说道:“I follow you!” 

  此时已经是清晨5:30,我们掉头开始在大风中下撤。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4. 红线描述了我们的攀登路线,箭头指向我们最后达到的位置,距顶峰仅200米左右的垂直高度。

  上午9:50,我们安全回到了Colin Todd高山小屋。中午12:00,狂风暴雪如期而至。只是,大风提前了6个多小时降临凌志山顶峰,使得我的第二次登顶凌志山峰的行动又一次腰折。

  这次登山结束后,向导格文告诉我说,通过他的观察,认为只要在合适的天气条件下,我的体力和技术完全可以登上凌志山峰。不过在这次攀登过程中,我的右大腿出现了抽筋现象,之后右腿股四头肌也有拉伤,这让我开始考虑重新调整自己的体能训练方法。

【四光圈】2019喜马拉雅之旅 攀登6119米罗布切峰
P5.第二次攀登凌志山峰,最终无功而返

  12月17日上午返回高山小屋Colin Todd Hut之后,我们被随之而来的风暴困在了小屋三整天,直到12月20日风暴过去之后才安全下山。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24小时热文

欢迎使用蜂鸟 爱摄影小程序

分享到朋友圈

0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