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访谈 > 贝纳德•弗孔:1976年的青春夏令营

贝纳德•弗孔:1976年的青春夏令营

0 2013-10-05 12:10:01 蜂鸟网 作者:姚瑶-东方IC 责编: [专稿]
本页查看全文

    摄影:Bernard Faucon 采访/撰文:姚瑶 (访谈原载于2013年9月《生活月刊》)

    贝纳德•弗孔(Bernard Faucon)的展览开幕式上,没有香槟,只有果汁、棒棒糖和小杏仁蛋糕;“像是只邀请了孩子参加的游艺会”,他的一位朋友形容道。

    弗孔热衷于拍摄俊美的小男孩,无论是鲜活的真人,还是蜂蜡材质的模特,这是14岁那年祖母送给他第一台双反相机以来便形成的拍摄趣味:他最初的拍摄对象是他的小弟弟皮埃尔。他们出生在法国南部一个大陶器商家庭,但弗孔很明确地拒绝接手家业,在索邦大学念了哲学和神学。大学的这段时间中,他对绘画的热情一度超过了摄影。

贝纳德•弗孔:1976年的青春夏令营

    取得哲学硕士学位后,弗孔参加了中学教师资格考试,但成绩非常糟糕,实情是他并不想做一名老师。他开车在法国乡下游荡,寻觅到了大量20世纪30年代、50年代的童装模特,他把他们从橱窗中解救出来,带到跳蚤市场以牟取差价。

    1976年的夏天,仿佛受了天启,弗孔搬出那些他眼中最标致的小男孩模特,塞进雪铁龙梅哈丽皮卡,带着他们到童年的故乡吕贝隆旅行。他为他们精心梳洗、打扮,小心翼翼地调整关节,在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海滩、山顶、树丛……所有记忆或臆想的风景中,执导了一幕幕的戏剧场面,迷藏、航海、火灾,夜谈……。

贝纳德•弗孔:1976年的青春夏令营

    冷不丁地,他在这些理想却生硬的模特中,插入一个柔软而错愕的真男孩,着实让人吓一大跳,小男孩也仿佛误入歧途,不知所措。某一次实在难以抵抗欢愉的诱惑,他也把自己摆进了模特人堆中。但非常明确的是,模特更加重要:因为弗孔想要辑录转瞬即逝的美,而只有不朽的蜂蜡模特,才能营造出一个完美而静止的瞬间。

    1990年,这些他心爱的模特从马赛港出发,远赴京都:他们都将是一部日本人偶电视剧《Oh!Micky》的主角,甚至故事中的那家人都姓Fuccons,只不过是一个生活在日本的美国家庭。作别前,他给这些模特拍了《最后的肖像》(Dernier Portrait),每4人一组。1995年,弗孔表示不再拍照。

    作为一种自我判决的缓期执行,1997年至2000年间,弗孔在20个国家组织了一系列青年派对,古巴、俄罗斯、韩国、中国、伊朗……,他在每个国家中邀请100个20岁的年轻人,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台相机。他搜集了成百上千张派对中的照片,从中挑选组成了系列《我青春中最美好的一天》(Le Plus Beau Jour de Ma Jeunesse)。弗孔通过这个项目,回到照片的原初:拍摄我们喜欢的事物,拍摄美好、快乐的时光。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