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评论 > 花样美男爱银版:穿过死之幽谷的彼岸花

花样美男爱银版:穿过死之幽谷的彼岸花

0 2015-03-19 06:08:00 蜂鸟网   作者:徐彩虹   责编: [原创]
本页查看全文

    暌违多年,再见此花,是在京城一家mini画廊,泰吉轩。

    午后的泰吉轩就一个字,静。随着我的行走,四壁的银版此起彼伏地闪出长调短调的白光,好似时间一曲寂寞的独舞。我的视线彻底凌乱,因为无论看向哪张银版,都惊骇地撞见自己硕大的饼脸。见鬼,这可不是自恋的场合。还好,参展艺术家就在现场,被我目为“浊世佳公子”的新井卓及时递给我一张4A大小的黑卡纸,我拿它挡在右颊一侧,贴近再贴近,终于避开了自己的眉目镜像,一茎纤毫毕现的花儿从暗影中幽幽地浮出——嗨,久违的彼岸花。

花样美男爱银版:穿过死之幽谷的彼岸花
新井卓银版作品

花样美男爱银版:穿过死之幽谷的彼岸花
新井卓

    多年前,我在珞珈山初见此花,它纯正如血的鲜红,柔弱而笔直的一茎,不择地怒放的泼辣皆让人惊艳。倒是两位室友,熟络地直呼其名:“这是牛粪花,有牛粪的地方就会开”,“我们老家叫做被面花,被面上绣的一朵朵都是它。”从土的掉渣的名字可知这是极好养活的花,绣在被面上,足见民间对它的喜爱和认可。后来我知道它的学名——隶属石蒜科的红花石蒜,广泛分布于我国长江流域。梵语雅称其为“曼珠沙华”,意为天上之花,天降吉兆四华之一。这祥瑞之花传到日本以后,意外得到一个忧伤的别名:彼岸花。在日本,秋分前后3日称为秋彼岸,是上坟祭扫逝者的日子,红花石蒜的花期适逢其会,因之得名。日本人视其为黄泉接引之花,常作为坟头祭品,后来也广泛种植为观赏花卉。

花样美男爱银版:穿过死之幽谷的彼岸花
新井卓银版作品

    我喜欢“牛粪花”的活泼叫法,也不嫌弃“彼岸花”的厚重称谓。我想,其“花叶两不见”和“殷红如血”的特性,大概是寓意两极化的根源所在。在中国,石蒜是民间的花,甚少进入文学家的审美视野,倒是日本人以终极意象名之,赋予此花以缱绻绵长的诗意。珞珈山中的江川澜写过一篇《石蒜花开一点红》,将石蒜的前世今生剖析透彻,其中两句诗值得一读,一来自夏目漱石,“秋风门前过,石蒜花开一点红”。另一句也来自日本人伊泽兰轩,“荒径雨过滑绿苔,花红石蒜几茎开。”我更爱后一句,契合了我初见石蒜的情境。水汽氤氲的江城,浓荫的珞珈,绮错如绣的石蒜花,不识愁滋味的少女情怀,它代表了人生最可贵的一个阶段。

    眼前盛开在银版上的这朵彼岸花,亦如记忆中一般幽深亮烈,令我很难移转视线。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24小时热文

分享到朋友圈

0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