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大师作品 > 评论 >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0 2016-03-30 16:09:29 蜂鸟网 作者:徐彩虹 责编: [原创]
本页查看全文

  在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声音的传承,其道维艰。声音发乎于唇齿间,万物孔窍间,弹拨敲击间……其迹缥缈难寻,其精妙处更在曲谱及文字之外。人类历史上,多少好声音如昙花一现,能够流传至今的古老声音,纵有气运成分,自身也是卓荦不凡。
 
  在“2015镜头里的中国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的六站行程中,“声音之旅”赫然过半——国粹京剧打头阵,中间南音又清发,最后以侗族大歌压轴。三种气质截然不同的声音,依附在文明的不同枝蔓上,各自精彩。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见证了中国京剧艺术发展史的北京正乙祠戏楼
范围作品  腾龙 SP 15-30mm F/2.8

  乙末年春分,又逢“龙抬头”,腾龙影友一行来到了位于北京和平门附近的正乙祠戏楼,这座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老建筑,见证了中国京剧艺术的成长史。程长庚、谭鑫培、梅兰芳……历代京剧名角纷纷在此登台献艺。昨日之日不可留,我们只能在咿呀的胡琴声里遥想大师们的昔日风华;今日之日犹可追,凭借手中那颗小小的镜头,我们定格了当代京剧薪火相传的片段。
 

  中国戏曲艺术的集大成者
 
  冠以“国粹”荣誉的京剧,一言以蔽之,乃是中国戏曲艺术的集大成者。自打大宋朝取消了宵禁制度,瓦舍勾栏里的娱乐消遣日益兴盛起来,戏曲也就走进了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千年来,无论是在上流社会的厅堂亭榭,还是在民间的茶肆歌台,各种曲艺长演常新,绽放着持久的生命力。它们或雅或俗,亦庄亦谐,俘获了各阶层的观众,不经意间践行了儒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艺术价值观。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贵妃醉酒》
安玉建作品 
腾龙SP 24-70 F/2.8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 霸王别姬
范梅强 
腾龙 SP 70-200mm F/2.8 

  经历了宋元南戏,元杂剧和明传奇的几个高潮迭起,到了清代中叶,中国戏曲舞台上正上演一出“花雅之争”。花,杂腔乱调也,京腔、秦腔、弋阳腔、 梆子腔、罗罗腔、二黄调,这些民间腔调统谓之乱弹,它们流传在街头巷尾,难登大雅之堂。雅,雅乐正声,唯昆曲是尊也。
 
  世事无常,这几年,在文坛大家白先勇的大力推动下,冷落日久的昆曲重获新生,听昆曲日益成为一种格调高雅的生活潮流。殊不知,从明嘉靖至清乾隆,昆曲足足冷艳高贵了两百年。彼时,一个时代最好的文学、艺术资源都为之倾斜,昆曲当仁不让的,以其念白儒雅华美,唱腔细腻婉转,表演飘逸而独领艺苑风骚。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演员在后台化妆
赵德春作品  
腾龙 SP 90mm F/2.8

  再绝世的美人,终敌不过岁月的消磨;再璀璨的艺术,也挡不住人类的审美疲劳。昆曲的颓势,在清乾隆年间日显,据说,四大徽班进京前,京城百姓即已“闻昆曲轰然而散”。没有了一家独大,花部诸腔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秦腔,汉调相继火爆京城演出市场。这些原本小众的地方戏一旦试图征服全国人民的胃口,势必要拿出与时俱进的干劲,在内容形式上谋求亮点和创新。最终,一种“联络五方之音为一致”,以皮黄为主,其他曲腔兼唱的新剧种京剧应运而生,迅速风靡了大江南北。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演员在后台化妆
杨少铎作品 腾龙 SP 70-200mm F/2.8

  如今,说到京剧,还有不少人觉得它是地道的京腔京韵京字,幼时我也这么认为,直到在京剧念白中听到了熟悉的湖北乡音。
 
  细细思量来,京剧原本就超越了地域艺术的范畴。业内至今有“京昆不分家”的说法,对于新生的京剧,昆曲就像是巨人的肩膀,为京剧提供了视野高度上的保障,不少京剧曲目直接脱胎于昆曲。大家也知道谈京剧历史避不开四大徽班进京,“班是徽班,调是汉调”,徽汉合流始有京剧。举个例子,京剧念白有京白、韵白之分,京白,是地道京腔不假,字正腔圆,一板一眼;韵白则不然,常见湖广音与中州韵,这就是京剧脱胎于徽、汉调的痕迹。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演员在后台化妆
赵德春作品 腾龙 SP 90mm F/2.8

  身为“国剧“,京剧的学问深着。念唱做打,构成了京剧的四大基本功。念、唱为“歌”,做、打为“舞”,古往今来的的诗词歌赋俚语传奇皆是京剧可“歌”的对象;舞蹈、武术乃至杂技杂耍的加入,让京剧的“舞”,刚柔相济,大开大阖,充满了力量、美感与诗意。这些基本功代代传承,让京剧表演呈现一种规范化的诗意。凭借一点道具,一些动作加上音乐,一个演员可以演出世间的气象万千,人世的悲欢离合,在时间和空间中自由转换。京剧的写意魅力,就通过这一唱一念,一做一打的程式化表演,释放给观众。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霸王别姬》

杨少铎作品 腾龙 SP 70-200mm F/2.8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中的丑角形象
赵德春作品 
腾龙 SP 90mm F/2.8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学习京剧,需耐得住寂寞。今天的京剧演员大多出身于专门的戏曲学校,稍有成就,即被冠以京剧表演艺术家的称号。相较而言,旧时伶人学戏的环境可谓天差地差。没有社会地位不说,学生拜师坐科之后,梨园行讲究“打死不论”,一身本事全在师傅棍棒下打出来。“要问够不够,先学三十六”,学个十年八年,唱会三十六出戏,方能正式登台演出。在严酷的生存压力下中,伶人们练就了一身扎实的功底,最终于舞台实践中,慢慢摸索出自己独一份的表演风格。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演员在后台  
高尚作品  腾龙 SP 70-200mm F/2.8

腾龙行探寻非遗之路:正乙祠里话京剧
京剧《贵妃醉酒》片段
杨少铎作品  腾龙 SP 70-200mm F/2.8

  我们熟知的四大名旦,都有自己的一身绝技和鲜明的表演风格。坊间流传着一种说法:“梅兰芳的样、程砚秋的唱、尚小云的棒、荀慧生的浪”,用世俗化的眼光点出他们各自的特点,这其实都是他们的技也近乎道。
 

本文版权归蜂鸟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