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网首页 > 影像频道 > 访谈 > 王庆松谈长江国际双年展 影像之乱一网打尽

王庆松谈长江国际双年展 影像之乱一网打尽

0 2015-04-30 12:42:03 蜂鸟网 作者:王江 责编: [原创]
本页查看全文

    林杰明(James Elaine)是一位来自美国的策展人,同时也是“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的评委,当他谈到这次双年展的时候连续用了几个“Amazing!(太惊讶了)”。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即使对“中国速度”习以为常的我们也对4个月时间里“空降”这样大规模的一个影像双年展感觉不可思议。这样一个惊奇就是由艺术家王庆松给大家带来的。


长江当代美术馆外景


王庆松在现场接受蜂鸟网的专访

    延伸阅读:

    长江影像双年展奖项揭晓 宗宁获15万大奖

    重庆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评奖规则

    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是&非》将亮相 


    从数据上看4月26日在重庆长江当代美术馆开幕的“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是这样的,来自36个国家的257位艺术家带来了1036件摄影作品、32件投影、82台电视播放的视频作品……这些展览在一个地上地下共5层,12000平米的展厅中展出。在现场你可以看到干净整齐的展厅中作品的输出、装裱到布光都完成得几乎无可挑剔,而就在45天之前,其中最大的地下展厅还是一个垃圾多到无法下脚的地下车库。
    “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的规模之大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期,作为首次从艺术家跨界到策展人的王庆松第一次玩票双年展就给我们体量上的震撼,联想起王庆松自己的作品动辄以一面墙的巨幅尺寸展出,看来“大”是王庆松从艺术家到策展人都舍弃不了的惯用手段。


王庆松作品

    除了“大”以外,“乱”也是本次双年展的一个重要特色,257位艺术家的作品不分流派不分媒介甚至没有过多阐释与标签的堆放在一起,这样一种略显“野蛮”的展览方式在同等体量的摄影节、双年展上绝对不多见。但是王庆松就这样任性的做了,他甚至把展览主题也定为“是非”这样一个模棱两可,语意不详的概念上。“本次展览采用‘是&非’为主题,是因为我挑选了许多艺术家 ‘乱七八糟’的创作形式和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的思维方式来共同描述这个读图时代的是非世界。”这是王庆松在展览前言中所阐释的“是&非”。看到没有?“乱七八糟”也是王庆松刻意的安排,所以当我们这些晕头转向的观众初到展厅的时候感觉到“乱七八糟”就对了,关于这一点其实想想王庆松的发型也就释然了。


通过这发型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作品现场


    一个又大又乱的展览是每一位观众对“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的最初观感,如果你选择此时转身离开,那么你一定就错失了仔细品味王庆松策展思路的机会。当我们用2-3天的时间把这次展览完整看完以后,王庆松的线索才逐渐的清晰了起来。
    熟悉王庆松的人知道,他个人作品的核心仍然是“纪实”不管他的作品是如何的“摆布”但是呈现现象依然是他作品的主旨。因为在当今中国这样一个“奇观社会”里艺术家其实不需着太重的笔墨,现实本身就已经足够荒唐。所以王庆松才会认为摄影的纪实属性才是这一媒介的利器。除去面对社会之乱象,浸淫于当代艺术圈多年的王庆松,对于中国影像艺术圈的种种乱象也有切肤之痛。再一次他运用了罗列的手法,将这所有的乱象一次性的呈现在自己的策展作品中,所以这次257位艺术家的每一幅作品都是这次大创作中的一个元素,他们作品的优劣其实已经不需要单独去评价,他们在一起的集合就完整构成了王庆松眼中中国摄影的今天。


“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展览现场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是目前王庆松体量最大的一件作品,因为它的尺寸是12000平米,这其中思维的底色,需要我们退得足够远才得以查看。

    
    蜂鸟网:你对自己作为策展人的这次亮相满意吗?


    王庆松:还行吧,因为我就是一个组织者,整个组织的时间又太短,很多人都想找我做一个影像展,可能看中我参加世界范围内的不同活动积累了很多资源。
    我做一个展览就是希望把这么多年对摄影的感觉表现出来。这些年我也确实看到很多不好的方面,我对完全没有体温的作品越来越麻木了,你可以看到很多中国摄影师越来越对物件感兴趣,缺乏思考的盲从。我跟西方的策展人也聊过,他们说看你们中国的作品表面上很猛,但是缺乏思考。思考是艺术发展最重要的因素,缺少了这个肯定走不长。让你去撞大运发现什么东西是不可能的,所以一定要去思考,至少要去了解你身边的家门口的事情。像这次展览中我不能说所有参加的作品都是好的,也有比较差甚至很差的东西,也有很多无聊相似的作品,我把他们选进来就是让他们自己去反思自己作品的差距。


“首届长江国际影像双年展”开幕式 


       
    蜂鸟网:作品上的跟风确实是一个大环境下比较突出的问题。
    
    王庆松:摄影最重要的是纪实,怎么纪实?不再像过去的摄影师一样靠着辛苦备着大相机跋山涉水,现在地球上每个角落都被照片覆盖了,你该怎么玩?大家都应该冷静下来去思考,而不是像过去那样高射炮一样乱拍就不好玩了。

    蜂鸟网:你的身份一直不能定义为摄影师,你更多活跃在当代艺术的领域里,可能这样与摄影圈的距离感让你对一些问题看得更明白些,你觉得曾经在当代艺术圈子里出现过得迎合西方趣味或是视觉暴力的这些东西在摄影圈子里会走同样的弯路吗?

    
    王庆松:当然有,而且有很多,这次展览征集中有700多个人的作品,所以我看了大量的东西,其中私摄影或者跟性有关的特别多。其实西方人也有很多拍性的,当然有拍得很好的,他们对身体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从中可以看到很多内涵,但是很多这样做的中国只是简单的发泄。

    蜂鸟网:有些矫枉过正吧,过去压抑的太多太久,容易一下子释放的太猛。
    
    王庆松:有人觉得这是一种潮流但是我觉得这只是个人的简单发泄而已,本来我想弄几个挺狠的放进来,后来还是放弃掉了。

超多摄影技巧、实用器材推荐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蜂鸟网(fengniaoweixin)

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焦圈

焦圈,为摄影而生

返回顶部